「源藏」逆向螺旋 – 11

源氏在父亲的强硬要求和唠叨下接受了医生的检查,结果让担心儿子的宗次郎踏踏实实地放下心来,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就给我乖乖呆在家里,再让我发现你溜出去,打断你的腿!”躺坐在床上的源氏对着父亲的背影撇了撇嘴,宗次郎像是有所感应似的转过身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玲子妈妈那儿我也打过招呼了,再敢去柿屋我就……”

“就打断我的腿是吧?老爸,你这可是家庭暴力。”

“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绝对!不会出去了。快走吧老头子,唠唠叨叨的。”

继续阅读

「源藏」Papercut

Warning:少许流血/暴力注意

“该死!”诊室外的麦克雷显得相当焦急。“难道智械中枢对这家伙也会有干扰吗?!”话没过脑子便吐了出来,突然觉察失言的他猛地捂住了嘴。面前的齐格勒皱着眉瞪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他只是接受了迫不得已的改造,他是人类,人类是不会受到智械中枢控制的,杰西。”麦克雷因为自己的失言而有些懊恼,他甩了甩头发,咳嗽了两声。

透过玻璃窗,麦克雷看到自己的队友安静的躺在那,身上插满了各种颜色的管子,一时间心里有些复杂。“那他…没事吧?”声音里有些犹豫。他从未想过自己的队友会在任务中暴走,甚至到现在自己脑海里还会闪过在废墟中,那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然后被扼住喉咙的片段,并对此感到一阵后怕又毛骨悚然。

继续阅读

「源藏」Hemispila

Warning:性描写注意

他曾经肖想过他的哥哥。

想过与他耳鬓厮磨,想过亲吻他的唇。想象过他紧蹙的眉下一双略略泛红的眼,想象过在这之后把他弄得一塌糊涂。

这些画面在他脑海中来来去去,盛时几乎是每个夜晚都会在这背德的妄想中自渎。但那也都是十余年前的事了。

昏暗的房间里,源氏望着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半藏,那些遥远的回忆像是一颗颗流星坠入脑海,掀起波浪。他该是忘了的,他想。明明自己身上已是最尖端的机械义体,此时却僵硬得像是最古早的智械。他压抑着喘息,临敌时亦平稳的心脏此时跳得剧烈。在外视镜荧幕跳出异常警告时,源氏切断了检测设备,他取下面甲,轻轻放在一边。优秀的关节气囊让他的动作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弯下腰,带着疤痕的嘴唇与半藏的几乎就要贴在了一起。源氏抬眼看向兄长熟睡紧闭的眼,再向上,看到那就算睡着也不松懈的眉间,迟疑了片刻,直起身来。仿生材质的指腹轻轻覆上了因熟睡而微张的唇,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直到半藏因此眉间皱得更紧,且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源氏才似惊醒一般站了起来。

继续阅读

「源藏」音乐

“停下,源氏。”

半藏皱着眉,那并不是什么享受的表情——虽然源氏正在努力地埋头苦干。

他是忍无可忍的,因为自打源氏从首尔回来,他迷上了那些奇怪的K-POP,并尤其热衷于在俩人床事时播放,打着节拍地“打桩”。

“我让你停下!混账!”

源氏停下了动作,他有些不解地望着半藏,可下颌还在随着音乐一点一点,这让半藏本就不高的兴致彻底灭了。他微微坐起身来,一脚抵着源氏的小腹,将他推了出去。斗志昂扬的源氏失去了温热的包裹,这才停下了晃动的脑袋,忙往前爬了两步,拽住要下床的兄长。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10

“喂,臭小子,看着点儿路啊!”被撞到肩膀的男人回头拉住了那个步伐不稳的身子,“道歉啊,臭小子!”可他等来的不是道歉,而是直击面门的一拳。源氏晃了晃手里的瓶子,里头的酒已经见底,他仰起头喝光了最后一口,抄起瓶子狠狠砸在了那个男人脸前头的地上。趴在地上的男人从兜里掏出通讯器,但瞬间就被源氏踢到远处的角落。他蹲下来,抓着那个男人的领子,“我说,我看起来就那么讨人厌吗?”那男人眼中尽是不理解和惊恐,“疯…疯子!”他顺势爬起推开源氏捡起自己的通讯器便踉跄着头也不回地跑走了。源氏坐在空无一人的人行道上,他咬住颤抖的下唇,将脸埋在膝盖间。星宿闪耀的天空明明没有下雨,可源氏脚下的地上却滴滴答答落下了雨滴。

通讯器的收讯音响个不停,小金井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拿过放在床头的通讯器接起来,那头响起的声音让他突然困意全无。“源氏?!”他下意识地睁大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而又紧张地捂了捂嘴。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9

宗次郎平静且威严地坐在会客厅,部下带着一个彬彬有礼的西方人走了进来。那人朝着宗次郎深鞠了一躬,开口道:“打扰了,岛田宗次郎先生,我是杰哈·拉克瓦,隶属联合国调查部队。今天是来向您询问一些情况的,万分叨扰还请您谅解。”宗次郎露出社交性的笑容走向杰哈,伸出右手,“幸会,拉克瓦先生,我会尽力配合你的调查。”

询问过后,当杰哈走出岛田城大门时,他面色凝重地回头看着门上巨大的双龙家纹,皱紧了眉头。所有已经掌握的证据全都指向这里,但此次的调查却没能有任何可以衔接上的关键,岛田家所有的产业都是“合法”的。岛田组作为数百年来盘踞于此的巨大黑道帝国,站在这样庞大的“经验”面前,守望先锋的精英特工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棘手和无力。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8

Warning:性描写注意

“说起来你也不是我真正的哥哥,不是吗?这可是你说的。”源氏钳住半藏的下颌,他错开了兄长的视线,只把目光停留在半藏微启的唇上。“我想吻你。”这次不再是问句,源氏也没想让半藏回答,他舔舐着半藏抿紧的唇,舌头在唇缝间游走。半藏看着源氏闭起的眼,心中来回拉扯的情绪让他觉得想要张口呼吸。在知道源氏可能会死的时候,原本在脑海中想过多遍的念头并没有因此带来任何愉悦感,反而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的思维迟钝。张开嘴的一瞬间,源氏不由分说地占据了他的口腔,舌尖仔细地掠过每一处属于半藏的地方。亲吻间,源氏的手扯开了半藏的腰带,顺着探进本就松垮的睡袍,抚摸着半藏开始升温的皮肤。源氏的吐息带着血的铁锈味,这让刚杀过人的半藏也有了欲望,他并不掩饰鲜血会带给他的兴奋感。源氏感到了半藏的回应,于是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半藏半勃起的阴茎正抵着自己的,这让源氏感到一阵口干舌燥的兴奋,他想伸手过去的时候,却被半藏拉住了。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7

源氏喘着粗气靠在一座废弃工厂的断墙后,头上裂开的伤口汩汩冒着血,已经染红了自己包扎上的布条。先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此刻愤怒地想要冲出去杀了那群人,然而事实却是自己才是被围猎的那个。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深秋的冷风刮过他的身体,让他不自觉地汗毛倒竖。湿透的身上只是空落落地披着一件西装外套,低温的空气像是有意识地往他胸口里灌,加之流了不少血让他的体温低的可怕。

在他听菅原的话走到稻田对面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只是一片废弃的旧厂,农业公司的无人机在远处的低空浮着,看起来他们的运气真的差到了头——这儿没有人。当无功而返的源氏走到半路的时候,枪声惊醒了他本还有些模糊的听觉。菅原说的没错,这只是开始。当他看到那群可恶的家伙正在对着无力反抗的菅原射击时,他掏出菅原扔给他的那把旧式手枪,然而脑海里却浮现出菅原先前的模样,于是源氏咬着牙转身又朝着那片废弃厂房跑去。可这些动静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很容易地便被对方发现,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6

难得菅原让人把组里的好车开了出来,源氏跟着他来到了一间极奢侈的俱乐部。这间店源氏是知道的,就算他在家里对岛田家的事情不闻不问,但对这间俱乐部多少还是了解。“看来你没骗我啊,菅原。”源氏望着通往俱乐部入口的电梯门,眯了眯眼睛。“老子可没工夫骗你这个小少爷。”菅原抖抖身子,最近因为国际上对日本的干涉,联合国的维和部队也有一小部分部队合法常驻,虽然具体没有落实到岛田家的势力上,但国外局部地区突发的暴力事件、智械袭击以及一部分恐怖活动让维和组织的视线落在了军火及兴奋剂的来源上。当然,他们的“客人”也在为了彼此的利益尽他们所能帮助岛田家隐藏这一事实。“小少爷,一会儿你少说话。”进电梯之前,菅原小声说了一句,而源氏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他。“哈?少说话?我话很多吗?”今天从一睁眼,全身细胞都在大喊着烦躁的源氏总算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他拽了一把菅原的肩膀,然而菅原却对此视而不见。“虽然竜心会跟我们有过节,但是你真的应该学学少主那份态度。”源氏不愉快地捏了捏拳头,舔舔自己发干的上唇,但在爆发之际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了下去。“我不和你计较,反正我也没什么想说的。”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5

“喂喂,小少爷。不耐烦的表情好歹收敛一点啊!”人来人往的街上,唯独源氏一行人的周围没什么人影,路过的市民都对这群人避之不及。源氏双手背在脑后,打了个哈欠,他只是瞥了菅原一眼,并未对他的抱怨做出任何回应。可恶的臭小子!菅原腹诽着,心想若不是有人看着,自己早把他沉到海里去了。

走了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一家装潢浮夸的店铺面前。“又又又是风俗店啊?这都第十家了!”源氏苦着脸,但没有人理他。今天他们一共逛了地盘上的四间浴场两间赌场以及若干风俗店,菅原说这是带源氏熟悉地盘,但源氏对此毫无兴趣,只觉得自己腿都快逛断。“可恶…”他看着店门口的灯箱,突然起了踢上几脚的念头。然而在对着灯箱发泄情绪的时候,他看到马路对面一台自己十分熟悉的车子正在停靠。本还愁眉苦脸的源氏瞬间拨云散雾。“哥?”他兴冲冲地跑过去敲了敲车窗,车内的半藏透过玻璃看着源氏,眉头轻轻皱起透露出一种尖锐但细微的敌意。可源氏对此一无所知,两人的视线因为单面玻璃而无法交合。在车门打开的一瞬,本想站起的半藏被猛地扑回到了车里,源氏像一只看到归家主人的兴奋大狗,黏住兄长不松手。在用一记肘击让弟弟平静下来后,半藏理着衣领,微扬着下颌看向一脸委屈的源氏。“你在这儿做什么?”面对半藏的提问,源氏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没过脑子便脱口而出了自己惯用的谎言。“我和朋友过来玩!”半藏轻笑一声扭过头去,“进组第一天就交到朋友了?真厉害啊。”源氏心里噗通一沉,尴尬地挠着后脑勺,“哥你都知道啦?”自己本想求父亲把自己安排到竜心会,然后给半藏一个惊喜。然而事实却是他逛了一天的风俗店,最后在风俗店的门口被半藏戳穿了计划失败的事实。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4

“所以,你要说的不会就是刚才那句话吧?”半藏靠在桌边,方才还意气风发的源氏此时正战战兢兢地跪坐在他正前方,腰挺得笔直。“是的……不,不是!”脑袋缺氧,又紧张到舌头打结,这和自己计划中的不一样啊!“变态。”半藏轻描淡写吐出的两个字就像是两块千斤的石头挨个砸到源氏的心上,源氏苦着脸默默想着,如果自己是科幻电影里的忍术大师的话,那他此刻一定立刻、马上,毫不犹豫地遁地消失。

半藏没再理会源氏,转身坐到单人沙发上,翻开那本还没看完的书。源氏偷瞄着衣衫济济的兄长,他戴上了不常戴的金属眼镜,打开了放在书架的音响,典雅的协奏曲回荡在房间。他们的兴趣总是不一样,源氏喜欢的音乐大都是时下流行的歌曲,房间里也贴满了各式游戏角色的海报。视线最终落在了半藏的嘴唇上,源氏看着它们因为阅读的习惯时而轻微开合,时而抿紧。刚才半藏没有拒绝的话,自己是不是可以吻他呢?思绪的飘飘然很明显地体现在了脸上,注意到的半藏敲了敲手边的茶几,示意着源氏认真反省。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3

源氏一大早就蹲在半藏去练箭的必经之路上,说起来他算是一宿没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半藏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源氏装作一副巧遇的模样,从躲藏的小亭子后头钻出来,拦在了兄长身前。“早啊,哥哥!”半藏先是一怔,然后脸色一沉从他身边绕了过去。“等我等我!”源氏早已打定主意不管半藏是什么反映都要死皮赖脸,所以也不管半藏那副似乎没看见自己似的态度,跟了过去。

“……对啦,还有那天在朋友家店里看到的大叔,我从来没见过那么胖的人!我年纪大了以后一定不能变成那样。”不管半藏有没有回应,源氏坐在靶场旁的台阶上说个不停。直到脚边滚过来一块石头,那是半藏踢过来的。他抬头看着哥哥,半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后来索性把弓放下,站到自己面前。

“为什么还粘着我?”

“因为你是我哥哥。”

继续阅读

  • 1
  • 2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