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Papercut

Warning:少许流血/暴力注意

“该死!”诊室外的麦克雷显得相当焦急。“难道智械中枢对这家伙也会有干扰吗?!”话没过脑子便吐了出来,突然觉察失言的他猛地捂住了嘴。面前的齐格勒皱着眉瞪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他只是接受了迫不得已的改造,他是人类,人类是不会受到智械中枢控制的,杰西。”麦克雷因为自己的失言而有些懊恼,他甩了甩头发,咳嗽了两声。

透过玻璃窗,麦克雷看到自己的队友安静的躺在那,身上插满了各种颜色的管子,一时间心里有些复杂。“那他…没事吧?”声音里有些犹豫。他从未想过自己的队友会在任务中暴走,甚至到现在自己脑海里还会闪过在废墟中,那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然后被扼住喉咙的片段,并对此感到一阵后怕又毛骨悚然。

继续阅读

「源藏」Hemispila

Warning:性描写注意

他曾经肖想过他的哥哥。

想过与他耳鬓厮磨,想过亲吻他的唇。想象过他紧蹙的眉下一双略略泛红的眼,想象过在这之后把他弄得一塌糊涂。

这些画面在他脑海中来来去去,盛时几乎是每个夜晚都会在这背德的妄想中自渎。但那也都是十余年前的事了。

昏暗的房间里,源氏望着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半藏,那些遥远的回忆像是一颗颗流星坠入脑海,掀起波浪。他该是忘了的,他想。明明自己身上已是最尖端的机械义体,此时却僵硬得像是最古早的智械。他压抑着喘息,临敌时亦平稳的心脏此时跳得剧烈。在外视镜荧幕跳出异常警告时,源氏切断了检测设备,他取下面甲,轻轻放在一边。优秀的关节气囊让他的动作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弯下腰,带着疤痕的嘴唇与半藏的几乎就要贴在了一起。源氏抬眼看向兄长熟睡紧闭的眼,再向上,看到那就算睡着也不松懈的眉间,迟疑了片刻,直起身来。仿生材质的指腹轻轻覆上了因熟睡而微张的唇,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直到半藏因此眉间皱得更紧,且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源氏才似惊醒一般站了起来。

继续阅读

「源藏」音乐

“停下,源氏。”

半藏皱着眉,那并不是什么享受的表情——虽然源氏正在努力地埋头苦干。

他是忍无可忍的,因为自打源氏从首尔回来,他迷上了那些奇怪的K-POP,并尤其热衷于在俩人床事时播放,打着节拍地“打桩”。

“我让你停下!混账!”

源氏停下了动作,他有些不解地望着半藏,可下颌还在随着音乐一点一点,这让半藏本就不高的兴致彻底灭了。他微微坐起身来,一脚抵着源氏的小腹,将他推了出去。斗志昂扬的源氏失去了温热的包裹,这才停下了晃动的脑袋,忙往前爬了两步,拽住要下床的兄长。

继续阅读

「源藏」负罪人

Warning:包含大量个人理解 《背叛者》兄弟篇

夜晚因为低空停滞的直升机而狂风大作,但也仅是在这临时停机坪上,总的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夜晚,月朗星稀,气温舒适。金色的飘带随风扬起,它的主人又完美的结束了一件工作。他是一个普通的雇佣兵,整日穿梭于危险之中,又或是久久徘徊在拥挤的地下佣兵市场。这无疑是个高危的职业,但他别无选择。

与很多因战争而流散的人一样,他居无定所,也“丢失”了自己的身份。他换过很多名字,像是几个月前他被人叫做MINADO,而今天在结算酬劳的时候,雇主因为他完美的表现而十分愉快的叫了他的名字,“这是你应得的,RYUU,神奇的东方武士,希望下次还能合作。”然而他没有给予雇主任何期待的回答,仅只是拿过了卡片,转身消失于黑暗之中。

继续阅读

「源藏」五月

岛田城的樱花早已过了最美的花期,而这一年的夏天像是迫不及待般早早就踏上了她的旅途。“啊,不敢相信这是四月该有的天气!”门廊外的露台上,源氏脱掉了外套,拎着里头的T恤领口一个劲扇着。“明天就是五月了,不过确实是热得过分了些。”源氏热得苦着脸看向一旁的半藏,“你难道不会热吗?”他看着半藏羽织下一层又一层的,不禁咧咧嘴。“热,但是没办法啊!”他一会儿得在一旁陪着父亲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人。源氏打量了一会儿,舔了舔嘴唇,“我有个办法!”他轻巧地起身绕到半藏身后,扯掉了束着发尾的发带咬在嘴里,“噫,哥你后颈都湿了。”边说着边拢起手中柔软的长发,将它们高高束起,再拿过发带绑了个好看整齐的结。“虽然没多大作用,但多少会好些吧?”感受到微风拂过颈后的清凉,半藏惬意地闭眼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

「源藏」背叛者

Warning:包含大量个人理解

在离开岛田家的第三年零六个月零八天,岛田源氏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我像是个背叛者。”他如是说。尽管身旁的同伴都在竭力反驳他口中的“背叛”并无数次地将其归纳为“正义”,但他感受到的是来自内心的种种排斥。而同伴们除了怜惜与同情,似乎在劝解无效后都不约而同的缄了口。

一周前,捣毁岛田势力的任务在经历了三年之久后终于落幕,曾经盛极一时的黑道帝国迎来了末日,世界和平似乎在那时迈近了一步。岛田家曾经的小少爷毫无疑问是行动成功的关键,得益于他带来的情报以及改造后非凡的战斗能力,守望先锋才能在三年内完成这庞大的计划。“多亏了你,源氏。”“你功不可没,联合国应该授你勋章!”一周以来他接受了诸如此类的各样褒奖,大家也更加不再吝啬于赞赏这出身黑道但心系和平的青年。

继续阅读

「源藏」隐匿

    “哥,我今晚不回来了,拜托帮我打掩护!”

    源氏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他今夜要去约会,少年对初次恋情总是格外上心,特意好好整理了头发,甚至稍稍洒了些香水。半藏沉默着,他不喜欢源氏身上的香水味,似乎弟弟身上熟悉的味道都消失殆尽一样。如同源氏的恋爱,把他扯离了自己身边。

    然而他无法拒绝,与其让源氏赌气偷跑,不如这样来的好些。

    “明早一定要回来。”半藏点头答应了源氏的请求,同时也被弟弟感激地拥住,香水味充斥鼻腔,讽刺着心存苦楚的兄长。

    在半小时后这个感激的拥抱将会满怀爱意地拥住另一个人。

    源氏离开的时候,半藏扭过头不再看他闪着光的眼睛,那些光芒如同刺钉,顷刻之间就可以让半藏心如沐血。

继续阅读

「源藏」口红

    源氏一直在想,是什么时候,他开始透过半藏平淡的表情和眼神看到了些斑斓的东西。是那次家宴吗?半藏穿着祭祀的红衣,金线绣上的金鱼在长得拖地的衣摆上随着半藏的舞步游曳,折扇下半掩的面容被红衣衬的有些苍白寡淡,黑发顺垂,眉头微皱,眼神平静如水。源氏在一瞬间很想在那双薄唇上抹上一些红脂,那样应该会更美。但这念头转瞬即逝,尽管是像源氏这样不受拘束天马行空的孩子,对于竟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哥哥很美的这件事情,也是很愕然。他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一下,又灌了一大口多冰的水,水杯放下的时候发出了不小的声响,这让半藏在折扇后的眼睛转向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继续阅读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