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2

年幼的半藏并不懂得母亲终日哭泣的理由,她总是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一些什么,凄厉地回荡在岛田城空旷的内庭。很快地,他没再见过母亲。只是偶有一些风言风语让他渐渐明白,母亲被父亲送到了很远的地方。

他第一次见到他,是7岁年纪的时候。眉眼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孩子在一棵樱树下好奇却畏畏缩缩地看着自己,眼眶里尽是没落下的眼泪。岛田城里几乎没有孩子,或是寂寞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半藏扔下了手中的竹刀,快步跑过去抱住了那个哭唧唧的孩子,为他擦去眼里噙着的泪水。直到父亲从内院走来,唤着那个名叫“源氏”的孩子,一脸宠溺地将他抱起时,半藏似乎一瞬间明白了母亲哭泣的理由。

那是他的弟弟,继承了同为岛田的血液。在当日颇为郑重的晚餐席上,他终于是确定了这个答案。他们有着同一位父亲,却并未在同一个女性的身体中孕育。和白天初见时不同,他开始有些厌恶起那双不染世尘的眼睛,以至于当源氏笑着将小手伸向他的时候,他竟不顾父亲的颜面夺门而逃,入夜的庭院卷着透骨的凉风,风中裹携着母亲哭嚎的声音,久久绕在耳边,挥散不去,无论他躲到什么地方。

“半藏,源氏他还不懂事,很多事情还要拜托你在一旁多多管教。”岛田夫人抿了一小口茶,眼睛始终垂着,没有看向半藏。“知道了,母亲。”半藏同样垂着眼,多年来他与“母亲”的交流都是如此——生硬的寒暄、询和、吩咐,没有多余的内容。“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告退了,母亲。”

“等等!”半藏躬身行了礼,想要起身的时候却被叫住了。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把目光投在“母亲”的身上,女人抬起美丽的脸,罕见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想一直以来你或许对我有些误会,但若还把我当作母亲,今后就多来走动走动吧。”面对她的邀请,半藏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礼貌地轻声退出房间。

他曾无比熟悉这个院子,在他年幼时母亲总会在这种上一些清雅的花草,一年四季都充满了生机。如今院子依旧葱郁美丽,但早已不是母亲打理的那番模样,这间房子也不再是他能随便进出的地方。

“哥?”不远处源氏的呼唤让他回过神来,略有些不自然的弄着衣摆,看着弟弟跑过来。源氏看出哥哥不太自然的样子,挑着眉毛斟酌着半藏露出的表情,“妈妈找你干嘛了?你不常来的。”半藏闭上眼睛略微扬起下巴,露出一副无奈模样,“是不常来,多亏你气走了茶道老师?”半藏此话一出,原本觉得占上风的源氏突然吃了憋,支吾半天没吐出句完整的话来。“那妈妈是教训你了,还是…让你来教训我?”半藏看着表情微妙的源氏,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随后拍拍他肩膀,大步离开了院子。源氏本想追上去问个清楚,但迫于自己还有不得不马上做的事便就此罢了,只不过心里还多少有些好奇,毕竟自己昨天对母亲说了那样的话。

随着脚步渐远,半藏的表情慢慢沉了下来,他停住脚步回头望了一眼,看着源氏一蹦一跳地背影,眼中透出酸涩的颜色。数年来他从未忘记过母亲的声音,但可笑的是他几乎记不太清母亲的样子,只能从那些焚残的照片中找到蛛丝马迹。他有些羡慕着这个夺走他一切的弟弟,至少他有完整的家庭,以及半藏从未享受过的,父亲的溺爱。他起初全然无法理解为何父亲抛弃了母亲,对自己冷面以待,却不惜代价带回源氏和他的母亲。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见闻的充实,他似乎又有些了解其中缘由——那是叫做“爱”的感情。因为父母亲是利益性的家族联姻,自己是这场交易的延续?而父亲在外面的世界有了爱情以及那个被叫做“弟弟”爱情的延续吗?无论在传言中多么美丽的爱情故事,在半藏看来不过是他无所不能的父亲抛弃责任的可笑故事。

他抬头看着晴蓝的天,那些掠过岛田城的飞鸟,像是在凸显他深陷枷锁。不自主伸向天空的手又握紧收回,他早已接受这样的命运。自己本就是这名利场中交易的延续,管它是牢笼也好,锦绣也罢,若不能坐拥其中,自己的诞生还有什么意义?于他而言对这繁盛家族的牵绊,似乎也仅仅于此。

源氏在母亲房门前徘徊了很久,他亦思考了很久,昨天脱口而出的话,以及母亲印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指印,他感到深切的自责。由于认真反省对于源氏来说本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以至于他都不知道用何种表情敲响母亲的门。直到照顾母亲的阿婆拿着母亲爱吃的橘子走来,问道“二少爷站在这干什么,还不赶快进去。”的时候,他才在半推半就之下磨磨唧唧地进了母亲的房间。

“源氏…?”岛田夫人看到儿子,忙站了起来,但却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源氏见状赶忙扶着母亲坐下,慌手慌脚地拿过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递到母亲跟前。“妈妈,你咳嗽又严重了有去看过医生吗?!爸爸知道吗?”他一边抚着母亲的背脊,一边又再添了一杯水让母亲喝下。见到儿子如此紧张的样子,岛田夫人笑着止住了源氏还在那忙来忙去的手,将手拉到自己两手间握着。“昨天…昨天我不该气你的,妈妈,但是…”源氏苦着脸,自己腹复多遍的道歉说到嘴巴又变得磕磕巴巴。母亲摇了摇头,“如果你是说半藏的事,今天我叫他来了,告诉他以后多走动走动。”听到母亲这样说,源氏抿着嘴一脸感动地俯在母亲怀里,“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岛田夫人一下下温柔地抚着那头乱翘的头发,眼中露出了苦涩,“你还真是喜欢你这个哥哥啊…”但你会保护好自己吗?母亲满含担忧的眼神并没有被源氏看见。

“哥!”总是神出鬼没的身影今夜也窜到了半藏的窗前,源氏自顾自地打开窗户,全然不顾半藏的阻拦,从窗户一跃而入。“我房间又不是没有门。”半藏拿过一块抹布把窗台被踏上脚印的地方擦拭干净,转眼又看到自己放在一旁的书页上被踩了完完整整的一个印子,一瞬间觉得情绪上头想要修理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一顿。“这样比较有Ninja的感觉嘛…我们可是忍者世家,这多少也算是继承家业的一方面,嗯,很重要的一方面。”源氏窜进屋子之后径直走向了半藏桌上的点心,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哥哥越来越难看的表情。“啊,对了,我从妈妈那听说了,她邀你经常去走动走动,我在想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每周在母亲那吃顿饭怎么样?妈妈做的肉排超好吃……疼!别打我啊,哥!!”

被修理完毕的源氏乖巧地跪坐在地上,眼前是自己踩脏的书页,他低着头,但眼睛不断往上瞟着半藏的表情,但半藏似乎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说吧,来找我做什么?”半藏抱着手坐在单人沙发上,源氏从以前就觉得这张靛蓝的单人沙发像是别的次元钻进半藏房间的东西,也不知为何半藏会买了它。像是看出源氏脑袋里在想着些别的,半藏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脚。“轻一点儿啊…为什么你每次都可以对我下狠手啊,半藏。力气没地方花去找几个对家的小弟揍嘛!”源氏龇着牙揉着膝盖,嘴角下垂地夸张。“因为你欠揍。还有,我姑且还算是你的兄长,不要直呼我的名字。”源氏看向半藏,他觉得半藏再往上扬一点头就可以用鼻孔看他了。“我是来和你商量每周去妈妈那吃饭的事的,毕竟我们是一家人。还有就是顺便再在你这睡一觉,不介意吧。”半藏的表情肉眼可见地产生了变化,源氏慌张地将两手拦在眼前,生怕他哥再出现什么暴力举动,但半藏却迟迟没有反应。“哥……?”源氏悄悄透过指缝看着半藏,他讶异地发现,那是他很陌生的表情。没过多久,半藏有些干涩地声音传进耳朵。

“我最近很忙,恐怕没办法陪你和母亲,还有,你回你自己房间睡吧。”

源氏猛地从地上爬起,跑到半藏跟前捏住他的肩,本想让半藏看着他,但半藏只是垂着头,他索性扳过半藏的脸,让他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眼睛。“难道是妈妈跟你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半藏没有回应,只是那种突然变得冷漠又疏离的样子让源氏无论如何都无法忍受。“为什么突然就不高兴了?你总是这样。”源氏有些丧气,他搞不懂兄长变化的情绪。“妈妈也是,你也是!接受彼此是一家人很难吗?!”

被半藏强硬地赶出房间是必然的结局,源氏失了魂似的被丢出来,院外凉风呼呼刮着,却也无法给他当机的脑袋降温。源氏蹲在院里亭子的长凳上,眼睛盯着半藏未熄灯的房间。他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错,可是谁错了呢?日复一日在这往复的循环里,他早就注意到了不是吗,半藏一瞬即逝的疏离,那种冷漠的眼神,其实自己并不陌生。“可恶!”停在屋顶的鸟被惊飞,扑棱着翅膀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