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4

“所以,你要说的不会就是刚才那句话吧?”半藏靠在桌边,方才还意气风发的源氏此时正战战兢兢地跪坐在他正前方,腰挺得笔直。“是的……不,不是!”脑袋缺氧,又紧张到舌头打结,这和自己计划中的不一样啊!“变态。”半藏轻描淡写吐出的两个字就像是两块千斤的石头挨个砸到源氏的心上,源氏苦着脸默默想着,如果自己是科幻电影里的忍术大师的话,那他此刻一定立刻、马上,毫不犹豫地遁地消失。

半藏没再理会源氏,转身坐到单人沙发上,翻开那本还没看完的书。源氏偷瞄着衣衫济济的兄长,他戴上了不常戴的金属眼镜,打开了放在书架的音响,典雅的协奏曲回荡在房间。他们的兴趣总是不一样,源氏喜欢的音乐大都是时下流行的歌曲,房间里也贴满了各式游戏角色的海报。视线最终落在了半藏的嘴唇上,源氏看着它们因为阅读的习惯时而轻微开合,时而抿紧。刚才半藏没有拒绝的话,自己是不是可以吻他呢?思绪的飘飘然很明显地体现在了脸上,注意到的半藏敲了敲手边的茶几,示意着源氏认真反省。

在半藏看完那本书后,跪坐在那儿的源氏早已睡着,脑袋垂着,时不时还发出细微的呼噜声。半藏走过去蹲下,不作声地看着熟睡的源氏,有些嫌弃地瞥了一眼他嘴角若隐若现的口水。他伸手拨着源氏乱翘的头发,脸靠在膝盖上,眼神里的情绪来回变化着。

过了好一阵,半藏才起身走进卧室,他既没有叫醒源氏,也没有好心的给他一条毯子。在卧室的门合上之后,源氏才睁开眼睛,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靠近半藏的那侧耳廓热得发烫。中途醒来的他,在刚才那样的状况下,不得不继续装睡,只希望没有因为愈跳愈快的心脏而暴露。源氏深深呼吸着,因为睡了一觉而清醒的脑袋开始运转,虽然今晚被他搞的一团糟,但并不妨碍他做好的决定。“搞定之后再告诉哥哥吧。”

翌日,源氏一大清早就跑到父亲的卧房,被惊扰了美梦的宗次郎眯着眼睛从床上坐起,在管家递上毛巾的时候,因为没接稳而大发了一通脾气,吓得老管家腿一软差点没摔一跤,动静大得让在浴室梳洗的母亲也慌慌忙忙跑了进来。老头子的起床气源氏是没怎么见过,毕竟之前他是不可能那么早就跑到父亲跟前的,但没想到父亲的起床气简直比半藏有过之无不及。“臭小子,有什么事?一大早的。”宗次郎皱着眉,拿过床头的烟盒,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然而在他看到这辈子大概见到过源氏最认真的表情时,拢了拢散开的睡袍,走到椅子前坐下。“看来是很重要的事,说吧儿子,让我听听。”

“山崎组?”半藏停下正在系领带的动作,前来传达消息的手下立在门外继续说着。“是的,组长把源氏少爷派给了山崎组,在菅原手下。”半藏利落地系好领带,拿起桌上的名册翻着,若有所思。

“那父亲说过要干部们集合说明这事儿吗?”

“没有,组长的意思是让菅原成为源少爷的代理监护,不需要惊动其他组了。”

“哦,是吗。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门外的脚步声消失之后,安静的屋内却传来激烈的声响。半藏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碎裂的瓷瓶,将翻开的名册扔到桌上,走到镜子前整理着自己的着装,最后拿出一副手套带上。“半藏少爷,是有什么东西摔破了吗?需要收拾吗?”听闻响声而来的佣人在门外轻声问着。门突然被拉开,耳朵方才还贴近门隙的女人不禁紧张地往后退了几步。“我不小心把花瓶弄倒了,我现在要出门,你去清理干净吧。”

虽说是自己的要求,但说真的,源氏并不太喜欢这些分组‘事务所’的气氛。不开窗的窄小楼房里乌烟瘴气,各种类型香烟的味道,女人的味道,以及一些别的什么混杂在一起。一群无所事事的男人围在简陋的麻将桌旁,烟灰烟头落了一地。“哼?浴场的份子钱你什么时候去收啊?已经过了十天了,混蛋!你给老大造成了多少困扰你知道吗?”角落里几个男人围着一个跪在地上的小弟推搡谩骂着,不一会儿便你一脚我一脚的开始单方面的暴行。源氏听见那人的惨叫和求饶,咧着嘴耸了耸肩,看他们下手的力道,被打的这个不在医院躺个三两个月的是起不来了。“代组长,人来了。”带他进来的男人恭敬地朝着房间正中央的深处鞠了一躬,源氏的目光这才穿过那些乌烟瘴气看到了房间里头的办公桌。椅子上的男人转过身来,眯着眼睛朝他笑了笑,左眼上清晰的疤痕因为笑容而更加凹凸不平。“欢迎欢迎,我的小少爷。”男人的一个手势,就让屋里的所有人都靠边站得整整齐齐,他悠哉地朝源氏走来,毫无疑问,这人便是山崎组的临时代理组长,自己的‘代理监护’。“虽说按照规矩还得走一些流程,但小少爷例外,毕竟我可不能占宗次郎老爹的便宜。”菅原凑在源氏耳边轻声说着,随后重重拍了拍源氏的肩膀。

“少主,逃走的两个人已经抓到了,怎么处理?”巷口,半藏慢条斯理地拨弄着手表上弦的轴,“他们该想到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带来的后果,解决之后沉到河里吧,做的干净些。”没有多久,巷子深处传来了凄厉的叫声,半藏捏了捏眉心,回头却看到一只流浪狗正夹着尾巴在对他呜呜低吼。是因为血的味道吗?动物真是敏感。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只对他十分警惕的狗,淡漠的眼神里多了一丝颜色。正好从巷子里走出来的手下看到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狗正对着少主低吼,便一脚踢了过去,尖锐的惨叫似要划破耳膜,被踢到一旁的狗从地上爬起,夹着尾巴窜进了巷子。“少主你没事……啊!”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的脸上便结实地挨了枪托一下,鼻子和牙龈冒的血滴滴答答落在了地上。白色衬衫的袖口沾上了血,半藏啧了一声,将手中的枪收回。“处理完了?”他淡淡问着,满脸是血的手下擦了擦不断冒出血的鼻子,又重新站得笔直,“是的!少主请放心。”半藏点了点头,披上外套,拉开停在一旁的车的车门,示意司机启程。

源氏戴着耳机躺坐在一张椅子上,眸子随着掌机游戏的画面移动着,但没玩多一会儿便无聊地关掉了它。自己一大早找父亲认真地表示了自己的意愿,谁知道父亲不仅没有顺遂他的心愿让他到竜心会跟着半藏一起工作,反而把他扔到了静冈市区,比在家离半藏的竜心会还远上三十多公里的地方。虽然山崎组是父亲很器重的一个分组,掌握了辖区内大部分的地下赌场及风俗店的地盘,但因为前组长的意外身亡,原本一半的地盘被对家抢走。源氏扫了一眼自己面前围着麻将桌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一群小弟,撇了撇嘴。山崎组怎样和他都没关系,可计划落空,山崎组跟竜心会根本八竿子打不着关系,腆着脸让父亲把自己叫回去只会让父亲更看不起自己。“啊,真火大!”源氏恼火地捶了椅子扶手一把,又掏出游戏机切了个新的游戏百无聊赖地玩了起来。

“山崎组的总部现在搬到哪儿去了?似乎不在老地方了。”半藏看着窗外,行道树因为高速的行驶在他眼中落下了连绵的残影。“少主,山崎组长被炸死之后新总部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目前包括菅原,人大都在静冈市内的一个办公楼里活动。”半藏看了看表,“先不回家,去山崎组看看。”。司机有些犹豫,“少主,山崎组长死的事情,当时山崎组和竜心会的误会还没解开,您确定要去吗?我们没带人啊。”半藏有些不耐烦的透过后视镜看着司机的眼睛,在看到半藏表情的时候,司机便没再说话,调转车头朝着山崎组所在地驶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