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5

“喂喂,小少爷。不耐烦的表情好歹收敛一点啊!”人来人往的街上,唯独源氏一行人的周围没什么人影,路过的市民都对这群人避之不及。源氏双手背在脑后,打了个哈欠,他只是瞥了菅原一眼,并未对他的抱怨做出任何回应。可恶的臭小子!菅原腹诽着,心想若不是有人看着,自己早把他沉到海里去了。

走了没多久,一行人来到一家装潢浮夸的店铺面前。“又又又是风俗店啊?这都第十家了!”源氏苦着脸,但没有人理他。今天他们一共逛了地盘上的四间浴场两间赌场以及若干风俗店,菅原说这是带源氏熟悉地盘,但源氏对此毫无兴趣,只觉得自己腿都快逛断。“可恶…”他看着店门口的灯箱,突然起了踢上几脚的念头。然而在对着灯箱发泄情绪的时候,他看到马路对面一台自己十分熟悉的车子正在停靠。本还愁眉苦脸的源氏瞬间拨云散雾。“哥?”他兴冲冲地跑过去敲了敲车窗,车内的半藏透过玻璃看着源氏,眉头轻轻皱起透露出一种尖锐但细微的敌意。可源氏对此一无所知,两人的视线因为单面玻璃而无法交合。在车门打开的一瞬,本想站起的半藏被猛地扑回到了车里,源氏像一只看到归家主人的兴奋大狗,黏住兄长不松手。在用一记肘击让弟弟平静下来后,半藏理着衣领,微扬着下颌看向一脸委屈的源氏。“你在这儿做什么?”面对半藏的提问,源氏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没过脑子便脱口而出了自己惯用的谎言。“我和朋友过来玩!”半藏轻笑一声扭过头去,“进组第一天就交到朋友了?真厉害啊。”源氏心里噗通一沉,尴尬地挠着后脑勺,“哥你都知道啦?”自己本想求父亲把自己安排到竜心会,然后给半藏一个惊喜。然而事实却是他逛了一天的风俗店,最后在风俗店的门口被半藏戳穿了计划失败的事实。

“不是这样的,我在到这里之前我都不知道父亲把我扔到什么地方…哥你听我说啊…”半藏大步流星在前头走着,源氏跟在后面一脸着急地解释着今天这迷幻的一天究竟是如何开始的。“菅原在哪里?”突然停下的半藏让源氏猝不及防,差一点撞在兄长背上。“菅原?你找他干嘛?他刚进那家店了…”源氏指着那家灯箱被自己踢倒的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我去打个招呼,毕竟弟弟在他手底下做事,我得确保你的安全。”半藏转了转手表的腕带,朝着那家店走去。源氏快步跟了上去,心里因为半藏刚才的话开心的要命。半藏在关心他!源氏的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兄长的背影,突然觉得老头子把自己丢过来的决定也不坏。

“看看这是谁大驾光临?”菅原从沙发上起来,看着走近的半藏,露出一副让人不悦的笑容。“好久不见,菅原。”半藏也回敬了一个笑容。菅原拿着酒杯走过来,又弹了个响指让手下给半藏倒上一杯。“少主屈尊过来,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他躬下身子,眼神向上看着半藏,脸上还是带着笑容,但绝不和善。源氏在一旁的沙发坐下,叫了一杯气泡饮料,含着吸管看着俩人,心想菅原对自己就没那么尊敬。“家弟在你这,总要来看看,毕竟他第一天进组,之后也请代组长多照顾。”半藏抬起酒杯喝了一口,“虽说父亲没有对组里公开说明,但作为哥哥,我也放心不下。”一旁的源氏听着半藏的话,满眼发亮,咕咕地大口大口喝着饮料,心说自己难道因祸得福?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半藏“坦诚”地关心着自己。“宗次郎老爹跟我说这事儿是保密的,但少主果然是非常关心弟弟啊!哈哈哈。”菅原笑着,满意地看到半藏的眼神变得尖锐,他凑近到半藏跟前,抬起酒杯轻碰了半藏手里的杯子一下。“少主这么聪明,知道老爹为什么把小少爷交给我吗?”一瞬间半藏的肌肉有些紧绷,而菅原却又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难得少主来这边,今天就让我好好招待您!”

“唔…哥你听我说…今天啊……”夜幕下的街道不似花村那般安静,四处霓虹交错,人来人往,声音嘈杂。菅原晚上准备了丰盛的餐食招待他们,山崎组的成员也都玩的尽兴,最后几乎全都喝得人仰马翻。半藏搂着喝的烂醉的源氏的腰,一边打开通讯器让司机尽快过来。车后座上,源氏随着车子的晃动东倒西歪,半藏只能让他靠在自己腿上。“你今天还回去吗…哥哥…嗝…”源氏拍着半藏的腿,因为醉酒不适,眉头总是皱起。半藏一下下抚着他的背,这让源氏皱起的眉头也多少舒展了些。

菅原给源氏准备的公寓不大,但却装潢精致,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几乎什么都有。半藏把源氏扔在床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又帮源氏脱掉了身上的外衣。不得不说,菅原准备的酒味道不错,半藏也喝了不少,只不过酒量颇佳的他不像源氏一般烂醉如泥。他坐在床边,垂着头,脑袋里反复掠过的是今日菅原所说的话。“少主这么聪明,知道老爹为什么把小少爷交给我吗?”半藏不悦地啧了一声,指关节也因为用力握紧的手而发白。在知道源氏被父亲安排到山崎组的时候,他便已经揣摩到了父亲的意思。前任组长意外身亡之后,尽管山崎组一度跌落谷底,但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生意,山崎组掌握的客户,那些才是对岛田家来说十分重要的人。隐藏在这些表面生意之下的,是岛田家除军火线以外最重要的命脉。“山崎组没有组长…吗?”半藏哼笑一声,转过身看着烂醉的源氏,这个不成器的家伙究竟还要抢走自己多少东西呢?

烦躁的情绪让半藏无法平静,他起身想去洗个脸让自己平复下来,然而源氏却突然抓住了他的腰。兴许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丧失控制力的源氏力气比平时更大上许多。半藏猝不及防地被拉倒在床上,而罪魁祸首又爬起来撑在自己上方,呼吸中带着的酒精气味混着灼热扑在半藏脸上。“你走开。”半藏直视着源氏的眼睛,声音不大却威慑力十足,但源氏此时完全分辨不出这些情绪。“不走!”醉兮兮的声音像个无赖,半藏的头更痛了,然而这样的姿势让他和源氏比较力气,显然他在下风。源氏惶惶忽忽的视线滑过半藏的脸,看着那双开开合合似乎在说着些什么的嘴唇,原本就因为喝醉而剧烈的心跳又猛地加快了速度。他想吻它们,在克制力随着酒精浓度升高而愈发下降的现在,这个念头少了理智的枷锁。

“我可以吻你吗?”在半藏还没有做出回应时,柔软的触感已经包覆了自己的嘴唇,带着酒精的味道。半藏的反应意外的平静,任由源氏的吮吸和舔舐让自己的嘴唇变得润红。源氏撑起身子,对上兄长不起波澜的双眼,那和唇上因自己而变得略有些淫靡的颜色极为违和。愣了一会儿之后,丢掉的理智跑回脑袋,源氏感到兴奋的同时又害怕得头皮发麻。“这就够了?”半藏看着他变化的表情,用手背擦去嘴唇上的涎水。“哥哥的意思是…”是还可以继续吗?源氏吞了吞口水,他从半藏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信息,胸腔里像是有山鬼在打鼓,震得他竟觉得隔膜开始发痛。

敲门的声音大的离谱,不像是在敲而是几乎要把门给拆了一般。果不其然,下一秒,菅原便破门而入,而床上的源氏正半个身子挂在床边一脸不爽的看着他。“干嘛啊…”源氏的音调拖得老长,一手挠了挠因为睡了一觉更加乱翘的头发。“下午三点了!小少爷!”菅原捂着额头看着乱成一团的房间,脱下的衣服地毯似的铺在地上,这里一件那里一件。源氏从床上爬起来,坐到床边,宿醉的头痛让他十分难受,加之菅原带着一干小弟正西装笔挺地站在自己面前,和只穿着一条内裤头发乱翘的自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画面。“你们先出去好不好啊?”源氏有些烦躁,“话说你们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昨天都还是一副街头混混的模样。菅原走到源氏面前蹲下,手指捏住并用力抬起源氏的下巴,眉毛拧得可怕,脸上的伤痕近看更加触目惊心。“就算你是老爹的儿子,现在也立刻给我穿好衣服出来!今天有重要的活儿!”他松开手,指了指放在墙边的衣柜,“衣服都准备好了,动作快点。”说罢便带着人都出去了,剩下不爽到快爆发的源氏一个人坐在那。他用力地用手背抹着下巴,啧了啧嘴。“对我和对哥哥的态度简直是…对了,哥哥…”丢失的记忆终于是一瞬间窜回了脑子里,昨天是半藏送他回到公寓的,然后…然后呢?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源氏的视线落在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只手套上,那是半藏的。“这就够了?”半藏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中,源氏腾的一下站起,只觉得手脚发麻。门外又传来了菅原催促的声音,源氏只好皱紧眉头苦着脸走进浴室。

“嗯,看起来不错。”菅原用力地拍着源氏的背脊,而源氏则是一脸不情愿地离他更远了些。他不喜欢这样的装扮,总觉得束缚得很,看着自己身上的西装,马甲衬衫领巾左一层右一层,头发也被菅原带来的小弟强行梳理得整整齐齐。半藏昨天也是差不多的装扮…想到兄长,源氏又觉得那个敲鼓的山鬼回到了自己的心脏,索性用力地锤了一下胸口,身旁的菅原瘪着嘴投来一个疑惑的目光。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