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6

难得菅原让人把组里的好车开了出来,源氏跟着他来到了一间极奢侈的俱乐部。这间店源氏是知道的,就算他在家里对岛田家的事情不闻不问,但对这间俱乐部多少还是了解。“看来你没骗我啊,菅原。”源氏望着通往俱乐部入口的电梯门,眯了眯眼睛。“老子可没工夫骗你这个小少爷。”菅原抖抖身子,最近因为国际上对日本的干涉,联合国的维和部队也有一小部分部队合法常驻,虽然具体没有落实到岛田家的势力上,但国外局部地区突发的暴力事件、智械袭击以及一部分恐怖活动让维和组织的视线落在了军火及兴奋剂的来源上。当然,他们的“客人”也在为了彼此的利益尽他们所能帮助岛田家隐藏这一事实。“小少爷,一会儿你少说话。”进电梯之前,菅原小声说了一句,而源氏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他。“哈?少说话?我话很多吗?”今天从一睁眼,全身细胞都在大喊着烦躁的源氏总算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他拽了一把菅原的肩膀,然而菅原却对此视而不见。“虽然竜心会跟我们有过节,但是你真的应该学学少主那份态度。”源氏不愉快地捏了捏拳头,舔舔自己发干的上唇,但在爆发之际还是深吸一口气压了下去。“我不和你计较,反正我也没什么想说的。”

穿着讲究的侍者带着他们穿过一条不长的走廊,源氏左右看着墙上奢华的挂饰及精致的画作,这家在业内有名的俱乐部以全年预约制及严格的宾客审核而受到很多政要名流的青睐,更重要的是,老板作为十分懂得客户需求且有操守的“中间人”,为客人提供了完全保密的场所。因此,这里也是很多繁荣社会下暗流交易进行的地方。

他们的脚步在一扇有着面部识别及指纹锁的门前停了下来,侍者躬身请菅原上前,菅原也一副熟练的样子解开了门禁。门开了,源氏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身边还有一个几乎全裸的金发女人。随着敞开的门扉,房间里一股奇特的香味也窜进源氏敏感的鼻子,他皱着眉,那像是兴奋剂加热后的味道。侍者退出房间,轻轻拉紧门,严密的锁轮嗒嗒响着。“这位女士不用回避一下吗?”菅原看着那个金发女人,而坐在那的男人递来一个无所谓的眼神,然后拉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扳过她的身子。“这次的‘零食’,味道不错,不用担心。”源氏看到那个女人涣散的双瞳,这也不难怪进来时会闻到那种味道。

跟着菅原来的几个心腹都整齐地靠墙站着,而源氏却坐到了菅原旁边的沙发上。他们对面的男人投来了好奇的目光,问道:“菅原,这位是…?”菅原这才发现源氏早叉着腿躺靠在沙发上还拿了一块橙子往嘴里塞。“混账!”源氏的后脑勺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口中的橙子也落在了地上,他捂着后脑,猛地抬起头,然而菅原递过来的眼色让他把就快脱口而出的脏话吞了回去。“你这臭小子,懂点规矩,谁他妈让你坐这儿了?!”菅原眼睛瞪得老大,指着源氏的鼻子就是一通臭骂,在他还想抬手给源氏一拳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男人笑着劝道:“新面孔啊,他看起来挺年轻的,算了吧。况且大吵大闹的,我耳朵受不了。”他看了一眼源氏,指了指耳边的一个装置,“新设备太敏感。”菅原收回了拳头,瞟了手下站着的方向,示意源氏过去。源氏揉着后脑勺,嘴里絮絮叨叨把刚想骂出口的东西念了一遍,踱到墙边,和小弟们站到了一起,而他的眼神却从未从那个男人身上离开。

“所以最近我的压力很大啊,菅原,你是否能向岛田先生说明呢?毕竟我们都太“熟悉”了。”谈话进行着,从源氏听到的信息不难确认,这家伙是个权力不小的政客。“宗次郎老爹的意思,我想之前已经传达给你了,枝野先生。”在听到这个男人的姓氏时,源氏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原来老爹和经产省的国务大臣都勾搭到一块儿了。由于他平时并不会关注政要新闻,所以即便是首相站在他面前,估计他也认不出。“我不是要要求涨那一个点,就算是五个点,我也还是这个意思。世事总是变化的那么快,你知道联合国的第二批调查人员已经抵达了吧?”枝野双手抱拳抵在下颌上,继续说着:“正因为我们彼此都很“熟悉”,我想这对于岛田家来说是值得考虑的。”菅原的表情变得锐利,他倾身向前,直视着枝野的眼睛。数秒后,菅原用力拍了一下手,从沙发上站起,“我会转达给老爹的,你要的东西我想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那让我们回头见。”

“臭小子,因为你,事情大条了!就不该带你来!”出了俱乐部后,菅原把塞在腰里的衬衫扯出来,又一把拉开了领带,从车上翻出一把旧式的手枪扔给源氏。“希望我们能安全的回到岛田城。”说罢便把源氏强推进了车里。

在菅原在俱乐部里递给自己眼神的时候,源氏也多少想到了事情的发展。一路狂奔的车里,在菅原草草的解释下,源氏算是把自己脑袋中的片段链接了起来。这是父亲在做最后的尝试,当一个人能“买”下来的时候就毫无威胁,而显然的,现在并不是这个情况。“枝野那混蛋说的没错,我们都太过‘熟悉’彼此了,老爹的意思是今天谈不成就勉强答应下来,然后把他干掉。然而我们有这样的想法,对方必然也不蠢。只是在寻找那个‘动机’。”菅原的目光转向源氏,“但你蠢!臭小子。”源氏这次没有反驳菅原的话,如此机密的会面里他一个举止怪异的“新人”被带了进去,本身就是一件可疑的事情,在这种走在钢索上的生意里,这一点就足以让所有人心生杀意。“可他即便干掉我们又有什么好处?”源氏不解。浑身热燥的菅原烦躁地扯开了衬衣领口,蹦飞的扣子跳着落进了不知哪个角落。“鱼死网破,若还能找到资料那他就有一线生机,不过现在没了。”他点上一支烟,“人到要死的时候都是这么疯狂。但老爹把你交给我,这就不单是鱼死网破和干掉一个蠢货那么简单了。”

车子飞驰在通往花村的道路上,菅原早先传递的匿信号信息也顺利抵达。半藏看着屏幕上的讯息,眉头紧皱,快速地将附上的文件载入到自己的通讯器储存后,面色难看地打开柜子,取出了一支脉冲冲锋枪,犹豫了一会儿后又带上了自己的弓和箭囊。

于两山之间的高速公路上,突然的爆炸声让山林里的鸟群窜向天空。菅原自满的那台好车翻倒在路旁的稻田里,车身扭曲冒着焦烟。源氏勉强地睁开眼睛,他四肢发麻头脑发晕,并不清晰的视野染上了淡淡的粉色。他咬着牙撑起身子,自己被爆炸推到了离车子十几米远的灌水渠里,伤口被水浸着,染得埂边的草叶上都是赤褐。被炸得变形的车子附近有些响动,源氏踉跄地撑起身子,一瘸一拐地朝着车子走过去。“喂!菅原!醒醒!”在车子扭曲的框架下,菅原躺在那里,虽说伤得够重,但还活着,而同行的两人却没那么幸运。菅原的眉头皱了皱,感官的恢复伴随着疼痛,源氏一脚抵着车骨,用力地将他拖了出来。

菅原嘶嘶地抽着气,靠在车边。当爆炸前夕在听到细微的异响时,他用力地将源氏推出了车外,看到源氏还四肢健全,菅原也算舒了口气。“你左手该是断了,肋骨也是。”源氏脱了身上的衬衣,将它撕成布条,给菅原做了些固定的紧急处理。“谢啦,小少爷。嘶…不过能用这么嚣张的手段的,我想该是那些只认钱不要命的雇佣兵。可恶,枝野那混蛋…”菅原勉强拉过源氏反复摸着捏了捏他的身体后笑了笑,“你可是惹了大麻烦了…但这麻烦才刚刚开始。”他指着一片稻田对面若隐若现的建筑物,“小少爷,我们的通讯器都坏报销了,你去找个地方联系家里,咳咳…顺便帮我带包烟。”菅原大口喘着气,抬起的手臂也脱力地垂在身侧。“你脑子没坏吧?现在我得照顾你。”源氏没有乖乖照做。菅原重重叹了口气后朝着源氏大吼道:“罗里吧嗦的臭小子,快去!你想我们俩都死在这儿吗?收起你不成熟的态度。他们的人很快就会追过来了,既然在我的车里放了小型脉冲炸弹,做到这地步他也不会那么轻易放走我们的。”源氏犹豫着,但在看到菅原坚定的眼神后,他头也不回地朝着稻田的另一边走去。

“少主,源氏少爷的定位点停住了,然后…信号中断了。”高速行驶的车内,随行的手下有些犹豫地汇报着实时的情况,半藏愣了一下后重重地一拳打了在车门上。“再快一点。”他催促着,腿因为焦躁的情绪不安分的抖着。

一列车队从高速路上呼啸而过,厚厚的云层盖过了刚入夜的天空,没多会儿,雨点便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在半藏在山路弯道下车的时候,尽管下着雨,但仍旧盖不掉刺鼻的弹药的味道。一行人跑到那台尽是弹孔的车骸边,几个山崎组的小弟正围在那,浑身湿透。菅原的尸体被雨水浸湿,冲掉了身上蕴着的血迹,露出那些数不过来的弹伤。“源氏呢?!”半藏大吼着,他拎起跪在那的一个小弟,用力地晃着。他的眼睛因为盛怒而发红,被他揪着领子的小弟一脸痛苦地摇着头。“不…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只看到代组长的…尸体。”半藏带来的人正在翻找整理了车骸旁边的东西,其中一人过来,把手中的东西交给半藏。“少主,其他人的尸体已经七零八落,我们只找到了这个。”半藏接过部下递来的东西,那是源氏的护额。他用力握紧了手里的东西,转身一把推开站在身后的部下,跑到车边整理出的尸块中翻找。

不一会儿,半藏跪坐在雨中,仰起头轻笑起来。他看着手里的护额,睫毛滴落着淌下的雨水,心里激烈的矛盾并未在他的脸上有所表现。源氏没有死,至少在这里。他脑海中浮现出过去数年中源氏的样子——一副无忧无虑神经大条的模样。源氏从来不懂得他的煎熬,甚至这个人的出生便是侵略的开始。他死了就好了,这种念头无数出出现在半藏的脑海中,在确认父亲把他委派给菅原的目的时,这种感觉像是回到了母亲被送走,母亲的旧家具被一件件搬出岛田城时的模样——他要是死了就好了。然而……

半藏站了起来,带着人返回车子,拿出带来的武器。“源氏应该还在这附近,但不排除对手也在追他,尽快!”手下接到命令之后也纷纷装备好武器,负责联络的人在接听完讯息后向半藏报告道:“宗次郎组长已经派了增员过来,少主,要等吗?”半藏将箭囊和枪都挂在身后,紧了紧胸前的带子,“不,时间紧急,你留在这里就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