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7

源氏喘着粗气靠在一座废弃工厂的断墙后,头上裂开的伤口汩汩冒着血,已经染红了自己包扎上的布条。先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此刻愤怒地想要冲出去杀了那群人,然而事实却是自己才是被围猎的那个。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深秋的冷风刮过他的身体,让他不自觉地汗毛倒竖。湿透的身上只是空落落地披着一件西装外套,低温的空气像是有意识地往他胸口里灌,加之流了不少血让他的体温低的可怕。

在他听菅原的话走到稻田对面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只是一片废弃的旧厂,农业公司的无人机在远处的低空浮着,看起来他们的运气真的差到了头——这儿没有人。当无功而返的源氏走到半路的时候,枪声惊醒了他本还有些模糊的听觉。菅原说的没错,这只是开始。当他看到那群可恶的家伙正在对着无力反抗的菅原射击时,他掏出菅原扔给他的那把旧式手枪,然而脑海里却浮现出菅原先前的模样,于是源氏咬着牙转身又朝着那片废弃厂房跑去。可这些动静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很容易地便被对方发现,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这片到处都是断墙废楼的厂区地广而复杂,追他过来的大约有十二三人,当他窜进这迷宫一样的地方时,对方便没那么容易找到他。但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尽管他已经让自己的血尽量不要落下痕迹。

岛田城内,大名和夫人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失去联络的源氏让他们的心揪到了喉口。“混账东西!混账!”宗次郎骂着,而岛田夫人已经哭得双眼通红。“可恶的枝野!可恶的菅原!他为什么要把源氏带到那种地方去?”焦急和怒火让他诅咒着每一个让源氏处于危险的因素。“组长,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幸好菅原带走了源氏少爷…刚接到消息,山崎组的临时总部被袭击了,目前在那栋楼里的兄弟…没有幸存者。”大名的助手面色如土地汇报着刚传来的信息,而打开的屏幕上没多久也开始播放电视台最新的直击新闻。宗次郎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血压骤升让他感到突然的晕眩。“宗次郎!”岛田夫人赶忙过去扶住宗次郎的胳膊,她红肿的眼睛里还含着泪水。“把夫人送到大阪去,立刻。”宗次郎吩咐着,不理会夫人着急的询问便让人带走了她。他面色凝重地盯着正在播放的新闻,拳头握紧到关节泛白。

「今日晚7时许,位于静冈市内的一栋办公楼发生火拼械斗,目前统计死伤人数已超过20人,根据相关调查,此事件系岛田组与外部势力斗争造成。具体调查情况,请关注后续播报。目前,联合国调查小组已介入此事。」

几乎全日本的收讯屏幕上都在播报这条消息,正在吃饭的小金井一家也不例外。“静冈…?岛田家?”源氏昨天还给他发了消息说自己在那里。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在母亲不解的视线中满头大汗地向源氏的通讯器发信,然而得到的只有无尽的忙音。

外面的脚步声离自己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源氏抹了一把被雨水沾湿的脸,握紧手中的枪。他有些怅然,生在岛田家的他倒不是没想过会碰见这种事情,但当自己身处其中时,却又觉得可惜。他想到了母亲,她现在一定哭得不成样子,父亲一定气得又血压升高,想到他们的脸,源氏嘴角弯了弯。还有半藏,他会是什么表情呢?源氏想不出来,他从来没能真正的看到半藏心里的东西。但他好想再见他一次,想要吻他,在自己清醒的时候。源氏无奈地笑着,半藏要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一定又会面露嫌弃地说他是个变态。但或许也不会,他闭上眼睛回忆着昨夜并不清晰的记忆,“这就够了?”半藏的声音淡淡的划过,源氏握紧了拳头,鼻间竟感觉有些酸。“这不够啊…”他默默地说着,身后的脚步声已经愈发清晰,他能感觉到对方就在离自己不到一米的位置。在那个脚步声走过断墙的时候,源氏猛地站起,举起手中那把旧式手枪,在黑夜中皱起眉盯住眼前的敌人。

然而那个身高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雇佣兵却一脸狰狞地直直地倒在了自己面前,在那人胸前的照明器的光下,一支自己无比熟悉的箭矢正中那人的后脑,箭翎的边缘发着微光。源氏的嘴巴微张着,嘴唇微微抖动,却发不出任何声响。直到扣在地上的照明灯微弱的光下出现了自己想念的身影。“哥哥……”半藏踩住被他一击击杀的那个雇佣兵的尸体,拔出了插在他脑袋上的箭,在那人衣服上擦了一下之后收回背上的箭袋中。他看向狼狈的源氏,眼中尽是复杂的情绪,“你还活着。”半藏的声音淡淡的,像是在寒暄一般,但源氏却为此深感满足。

刚见到的曙光却因为通讯器中传来的阵阵杂音而消失不见,半藏和源氏蹲在矮墙边,他不断地切换着通讯器的频道,却无一例外的只传来断断续续的杂音。“哥,你带来的人呢?”半藏一把扯掉了通讯器的耳麦,“走散了,都分头找你…”在联系不上任何人的这个时候,他们还不能算是安全。“追我过来的都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大约十二三人,但这个废弃厂区很大又像迷宫,我想他们也应该不会都聚在一起。而且今天发生的事…”话没说完源氏的嘴便被半藏捂住,他凑近到源氏耳边,轻声说道:“今天的事回去再说,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半藏捡起被他杀掉那人的照明灯,关掉电源挂在身上,一把拉起源氏放轻脚步往自己来的方向移动。

黑夜和雨水给他们造成了不少的困难,但相对的他们也被这雨夜所保护。半藏凭着不错的方向记忆带着源氏走出了厂区,这一路出奇的顺利,因为对方身上挂着的照明设备就仿佛一个信号灯一般,对于半藏来说,绕开他们轻而易举。“这种程度你自己也可以跑出来。”半藏捋了捋被浸湿的头发,语气中透露着轻蔑。“我受伤了!”源氏不满地反驳着,然而半藏并没有再和他斗嘴,他拿出耳机再次拨着频道,可反馈给他的依旧是一连串的杂音。半藏有一种事情在愈发变得复杂的预感,他思索了一阵,拉起源氏朝着来时的公路走去。

幸而留在事发地的部下都还在,半藏心里松了一口气。然而之后得到的消息却是,在接到岛田家发来让他们不要回去的消息后,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比起心里惶惶不安的源氏,半藏倒是出奇的冷静,他了解父亲处理事情的手段,且深深地信任着他。他没理会源氏一连串的提问,把他塞进车的副驾。“按照父亲说的做就行了,别问那么多没意义的问题。”说罢,半藏跟随行的部下交代了些东西之后,坐进驾驶座驱车离开了。

“少主,您要的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半个小时后,全身泥泞的两人来到了一间十分不错的酒店,这是竜心会名下的产业,但这只有少数人知道。半藏把车钥匙抛给侍从,跟着那人走进了大厅。

在一番清洗包扎后,源氏浑身的不舒服终于散得一干二净,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清爽感。但在他一头倒在床上时,想起了菅原,表情又变得凝重。“菅原死了。”他小声说着,从浴室出来的半藏正换着浴袍,“我知道。”语气中没有情绪。“是我的错…”源氏将脑袋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充满了自责。“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不管你今天做了什么,枝野在和菅原会面前早已经做了这个安排,和你的行为没有关系。”他系好腰带,看源氏还是一副沮丧模样,便又补了一句:“菅原那家伙早就做好这种准备了,在他认了父亲做义父的时候。平息之后组里会给他的家人补偿的。”

源氏翻了个身,撅起的嘴还在表达着他不佳的情绪,他看着半藏从领口拢出还有些湿的头发,手指穿插在发丝间,显得指节的皮肤尤为白皙。他从床上下来,走近他还在整理的兄长,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半藏僵了一下,握住源氏的手腕用力拉开,表示自己的拒绝。“不要推开我,哥哥。”他把脸埋在半藏颈间,酒店里洗发水的味道不是半藏惯用的那种,这让源氏皱了皱鼻子。嗅闻渐渐变成了细碎的亲吻,然后是带着些许痛痒的轻咬和吮吸。“源氏!”半藏捂住了自己的后颈,而源氏的嘴唇还在他手背上摩挲着。“我是你哥哥。”因为半藏的话,源氏抬起头,他扳过半藏的身子,看着他紧紧皱起的眉,伸手想将它抚平。“这个时候你才会说你是我的哥哥。”嘴唇凑近半藏的,但半藏别过头躲开了。“说起来你也不是我真正的哥哥,不是吗?这可是你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