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8

Warning:性描写注意

“说起来你也不是我真正的哥哥,不是吗?这可是你说的。”源氏钳住半藏的下颌,他错开了兄长的视线,只把目光停留在半藏微启的唇上。“我想吻你。”这次不再是问句,源氏也没想让半藏回答,他舔舐着半藏抿紧的唇,舌头在唇缝间游走。半藏看着源氏闭起的眼,心中来回拉扯的情绪让他觉得想要张口呼吸。在知道源氏可能会死的时候,原本在脑海中想过多遍的念头并没有因此带来任何愉悦感,反而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的思维迟钝。张开嘴的一瞬间,源氏不由分说地占据了他的口腔,舌尖仔细地掠过每一处属于半藏的地方。亲吻间,源氏的手扯开了半藏的腰带,顺着探进本就松垮的睡袍,抚摸着半藏开始升温的皮肤。源氏的吐息带着血的铁锈味,这让刚杀过人的半藏也有了欲望,他并不掩饰鲜血会带给他的兴奋感。源氏感到了半藏的回应,于是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半藏半勃起的阴茎正抵着自己的,这让源氏感到一阵口干舌燥的兴奋,他想伸手过去的时候,却被半藏拉住了。

“要叫个女人吗?”半藏轻描淡写地问道。本意志昂扬的源氏突然被半藏的问题问得泄了气,“什么?”他有些无法理解。“一个?还是两个?正好,我也需要发泄发泄。”说罢,半藏便朝着床头的客房通讯装置走去。在通话接通的瞬间,源氏摁掉了通讯器,半藏皱着眉抬头看向他,投来无声的疑问。“不需要女人!只有我不好吗?”他抓住半藏的手腕,将他推到床上,腹部的伤口因为大幅的动作而又开始渗血。源氏解开了半藏的浴袍,退到兄长胯间,在半藏的大腿内侧用力地留下了吮吸的痕迹。半藏短促地吸了一口气,源氏满意地看到兄长的阴茎因此抽动了一下,于是便将它轻柔地含入口中。性器被包覆的感觉刺激着半藏的神经,一瞬间的满足让他不禁发出低声的呻吟,这像是给源氏的兴奋剂,他更加仔细而卖力地讨好着哥哥的感官。口中的阴茎逐渐变得更加坚硬灼热,半藏紧绷的腿部肌肉也毫不掩饰地暴露了他的感觉。“舒服吗?哥哥。”半藏没有回答,“还需要叫个女人吗?”源氏恶作剧般用舌尖轻轻在濡湿的龟头上画着圈,这让半藏从刚才的刺激中突然抽离,他皱着眉低骂了一句撑起身来,捞过源氏的手臂将他压在床上。半藏两腿跪在源氏的腰侧,他向前倾着身子,一手颇为暴力地捏住弟弟的脸颊,将性器送进弟弟灼热的口腔。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源氏有些挣扎,失去耐心的半藏用膝盖顶着源氏渗血的伤口,源氏因为疼痛而紧缩的肌肉以及逐渐在空气中散开的腥锈味到让他感到十分兴奋。

在几度顶弄到源氏眼角渗出泪珠后,半藏终于是发泄在了源氏口中。源氏揉着酸痛的下颌,在起身的时候,伤口因半藏恶意的行为带给他一阵激烈的疼痛。“哥哥的趣味还真是恶劣…但这样就够了?”他学着半藏当时的语气,压过半藏的身体,余韵中的半藏没有太多抵抗。源氏将他翻了个身,让兄长趴在床上,一面褪掉了自己的内裤,让早就硬得不行的性器抵在半藏的股沟。“哥哥满意了,可我还不够。”感受到股间正被灼热的性器摩擦,半藏突然反抗了起来,但他的身体被固定在源氏两腿之间,感受到半藏挣扎的源氏一手掐住了兄长的后颈,让他难以动弹。自己虽调侃了兄长的趣味,但半藏带来的疼痛却让他亦是性致勃勃,这让源氏不禁觉得俩人果然是一对恶劣的兄弟。“半藏…”源氏挺动着腰臀,让自己的阴茎在半藏两片臀瓣间来回滑动,他俯下身亲吻着兄长泛红的耳廓,离开时候不忘恶意地咬了一口。半藏感到面上发烫,臀间异样的感受竟让他有些难耐。“我可以进去吗?哥哥。”源氏的语气软糯又委屈,但行为却和他的声音相反,兄长臀瓣的温度被自己的性器带得高热,反复收缩的后穴像是在紧张地呼吸。半藏没有回应,只是将脸埋在被子里,源氏能看到的只有红透了的耳廓。他松开掐住半藏后颈的手,直起身子在床头的抽屉里翻了翻,拿出一支润滑剂,拧开盖子尽数挤在半藏股间。

当源氏的手指挤进后穴的时候,半藏发出了一声激烈的呻吟。源氏皱了皱眉,一手托着兄长的小腹让他撅起屁股又按下半藏绷紧的腰。“混蛋!”半藏因这个羞耻的姿势骂了一句,然而源氏还埋在自己体内的手指突然屈起,让他后半的尾音变成了更为羞耻的音调。“听说男人也可以靠后面高潮。”源氏舔着上唇,得意地看着半藏的反应,手指在兄长体内摸索着。“但我不知道哥哥的‘开关’在哪里,碰到的话,告诉我好吗?”半藏扭过头来看着他,眼神里尽是羞愤和无声的控诉,汗湿的头发贴在脸上,而愈是这样源氏越感到一种令他汗毛倒竖的愉悦感。手指还在一点一点探索着,直到半藏突然收紧肌肉弓起腰背,“是这儿吗?”源氏轻声问着,半藏咬着下唇没有回应。源氏挑了挑眉,又屈起手指更用力在那处揉按。“是我找错地方了吗?”看着半藏颤抖的身体,源氏故意无辜地反复在半藏耳边问着。强烈的刺激让半藏软下的性器又慢慢抬头,前端渗出透明的液体。

“够…够了…”半藏喘着粗气,不应期的性器没办法完全勃起,但一种射精前的感受正突突地刺激着过载的神经。源氏从未听过兄长如此柔软的声音,还有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半藏翻过身来,轻轻吻去兄长眼角溢出的液体。

亲吻愈行愈下,源氏含住兄长立起的乳尖,牙齿轻轻碾咬着。半藏一手遮住自己泛红的眼睛,一面抿紧嘴唇承受着这些神经端点传来的感觉。源氏的手指感到紧缩的后穴开始变得柔软,于是更轻柔且仔细的按揉着,待到兄长能够“吃下”自己三只手指的时候,源氏轻轻吻了吻半藏的额头。

进入的感觉是艰难的,对于他们谁都是。兄长的后穴绞紧了源氏刚进入小部分的性器,带着疼痛但极舒适的感觉在神经元之间传递着,源氏只能咬紧下唇来克制自己强行动作的原生欲望。半藏不再捂着眼睛,原先抿紧的嘴也开始大口呼气,他几乎用尽全力让自己放松,但事与愿违。“哥哥…唔,放松点,再放松…一点…”源氏看着自己正在被慢慢吞入的阴茎,突然感觉血往上涌,用力地挺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半藏短促的可怜的叫声。“混帐东西!”半藏眼角湿润着,性器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而可怜兮兮地瑟缩着。“哥哥我错了,原谅我…我不动了…”源氏揉着半藏绷紧的臀肉,尝试着让兄长再度放松下来,但不成器的身体却在自己的道歉声中缓慢挺动着。半藏受够了这个没有信誉的小子,他略略撑起身子一口咬在了源氏的胳膊上,以此发泄自己平白而来的痛楚。

疼痛逐渐开始分化,半藏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变化。因为弟弟的动作而摇晃着的性器逐渐开始勃起,痛苦的闷哼也渐渐变成难以忍耐的呻吟。源氏抓着兄长的膝弯,半藏大开的双腿让他能清楚的看见两人交合的部分。看着半藏淫惑的表情,让源氏不禁坏心眼地一下下朝着兄长难以承受的地方撞去。“不要…那里…”半藏的话语被撞得支离破碎,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声带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发出声音,在源氏的顶弄下,一阵阵临射感自下而上地在他的中枢传动。愈发绞紧的后穴让源氏也十分难耐,他用力插入兄长深处后,停下了动作。

强烈的刺激戛然而止,半藏带着责怪的眼神看向弟弟,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突然哽住,眼神转向别处。源氏的额头抵在半藏胸口,有些干燥的唇在他的腰上亲亲吻着。“哥哥还痛吗?”源氏问着,想借此掩饰自己突然停下是因为差点射了的缘故。“废物。”半藏冷哼一声,这让源氏本想掩盖的事实暴露的一清二楚。“哥,我…”不由源氏再多解释什么,半藏翻起身来将他摁在身下,扶住弟弟的性器就这么坐了下去。

两人几乎同时呻吟出声,源氏闭紧眼睛承受着兄长主动的进攻,但正如他自己对自己的预估,很快便因为半藏不留情的动作而泄在兄长体内。“没用的东西…”半藏喘着粗气,声音里却没有半点骄傲,自己已经完全挺立的阴茎淅淅沥沥地涌出白色的液体,滴在源氏的小腹。源氏揽过有些透支的兄长,咬住他的唇瓣反复厮磨。“就算是没用的东西,但看起来哥哥很满意…”他贴着半藏的耳朵,坏心眼地吹了口气,“哥哥,这就够了吗?”本想再作弄兄长一下,可耳边却传来半藏沉沉的呼吸声。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