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9

宗次郎平静且威严地坐在会客厅,部下带着一个彬彬有礼的西方人走了进来。那人朝着宗次郎深鞠了一躬,开口道:“打扰了,岛田宗次郎先生,我是杰哈·拉克瓦,隶属联合国调查部队。今天是来向您询问一些情况的,万分叨扰还请您谅解。”宗次郎露出社交性的笑容走向杰哈,伸出右手,“幸会,拉克瓦先生,我会尽力配合你的调查。”

询问过后,当杰哈走出岛田城大门时,他面色凝重地回头看着门上巨大的双龙家纹,皱紧了眉头。所有已经掌握的证据全都指向这里,但此次的调查却没能有任何可以衔接上的关键,岛田家所有的产业都是“合法”的。岛田组作为数百年来盘踞于此的巨大黑道帝国,站在这样庞大的“经验”面前,守望先锋的精英特工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棘手和无力。

“人找到了吗?”宗次郎问着,立在一旁的部下鞠了一躬后答道:“是的,组长,已经派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通讯监视也布置完毕。”宗次郎点了点头,在这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做掉经产大臣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不禁有些赞赏这个逐利政客于生死关头的冷静头脑。山崎组的凋亡和今天来的特工像是对岛田家的警告,“敢动‘我’就拉上‘你’的意思吗?”宗次郎自言自语着,“真是个狡诈的混账。”

源氏一睁眼,发现自以为抱着的“兄长”其实是卷起的半床被子,幸福感瞬间骤降至零。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在昏暗的房间里画出一道金色光束。“哥?”源氏还有些迷糊的声音没有得到回应。他挠着头发从床上坐起,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外头已是午后的天色。

在把面积颇大的套房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后,源氏披上睡袍开门出去,刚打了个哈欠却发现门外整整齐齐站了十几个穿着有竜心会纹绣西服的小弟。他不由得把松散的衣服绑好,咳了两声缓解尴尬。“源氏少爷,少主吩咐请您呆在房间,我们会保护好您的安全。”源氏上下打量着领头的那人,撇撇嘴。半藏带的人和自己在山崎组见到的那些小弟完全是两个类型,该怎么说好呢,就像是半藏本人的风格。“我哥呢?他去哪儿了?”源氏问着,那个面无表情的领头人朝他鞠了一躬后答道:“少主吩咐,少爷您安心在酒店即可。”这回答让源氏翻了个白眼,他随意地靠在门框上挠了挠颈子。“我饿了。”他看着那人目视前方的眼睛,丢去一个不满的眼神。只见那人拍了拍手,旁边的小弟便很快推来一个餐车,上头放着一篮面包、一碟坚果、一瓶牛奶和几块黄油。源氏挑着眉垂着嘴角“赞赏”地拍了拍手,“下午了,给我吃早餐吗?”领头的再鞠了一躬后,另一个小弟又推来一个餐车,上头放的是源氏爱吃的蔬菜猪排丼,看起来竟然还很新鲜的样子。这下让源氏再找不到找茬的理由,他无奈的指了指房间内,让那个推餐车的小弟把餐食放进去。他走近站得笔直的领头人,有些不屑地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那人依旧目视前方,两手贴在身侧,“回少爷,我叫茶谷阪喜,札幌出身,担任若头付,茶谷家总长。”听到那人职位时,源氏感到一阵不愉快,这人该就是每天在半藏身侧的那个,原本自己想求父亲要来的位置。这让源氏对这个不论他怎么看都像是在模仿哥哥的若头付更加不喜欢,他挥退了茶谷,猛地合上门,借此发泄他不爽的情绪。

半藏回来时夜已深了,本还百无聊赖看着电视的源氏腾的从床上坐起,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一天未见的兄长,但半藏却没看向他。“哥,你回来啦?”源氏想开起话头,但半藏并未顺遂他意,只是嗯了一声。尝试失败的源氏从床边跑过去,从背后搂住兄长,蹭了蹭他的耳朵,半藏无视着粘在背上的源氏,把外套挂在玄关的衣架后才转过头问道:“吃了么?”提起吃的源氏平息的情绪又泛滥开来,想起那个装模作样的若头付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吃了,还吃得很好!哥哥安排的人还真是可靠。”故意用着阴阳怪气的语调,生怕半藏听不出他的不满意。“那就好,茶谷做事我也比较放心。”然而半藏的话让源氏觉得胸口梗得慌,他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如同吃了狗屎一般的心情。

第二天一早源氏就醒了,可身旁依旧空空如也,没有半藏的影子。推开门还是茶谷带着的一群小弟在外头恭恭敬敬地“保护”着自己,以及餐车上没有变化的早餐。“我哥呢?”源氏问着,“少主他出门处理要事,源氏少爷请安心在房间休息养伤。”茶谷的回答源氏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家伙不会透露半藏半点信息,并且是死也不会放自己出去的。他重重叹了口气,心理上算是对兄长这非人性的“安排”妥协,于是自己接过餐车,推着进了房间。

半藏还是在深夜才回来,他打开灯的时候才发现源氏坐在沙发上正看着他。“我还以为你睡了。”话里没什么感情,他脱下外套挂起,走进浴室前却被源氏叫住了。“哥哥,我有事要问你。”半藏回过头,脸上挂满了疲惫,他淡淡地回问道:“什么事?”源氏撅了撅嘴走到半藏跟前,虽然已经熟悉,但他还是极不喜欢半藏这种完全忽视别人感觉的我行我素。“你昨天和今天都去哪儿了?”他直视着兄长的眼睛,而半藏也毫不避讳地回看着他,“组里的事,你不用管。”语气里的拒绝显而易见,但源氏选择无视它。“我也是组里的一员,更是父亲的儿子,你能管的我也管的着。”源氏的话显然激怒了半藏,他眉头皱紧,像是在做着压抑愤怒情绪的心理调整。最后半藏选择沉默以对,无视源氏走进了浴室。但就在关上门的一瞬,源氏抵住并推开了浴室的门,他不太愉快的眼神投降半藏,脸上挂着一丝笑但没什么温度。“而且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昨天就有了!”他一把拉过兄长的手,在他的袖口闻了闻。这个动作让半藏不再试着压抑怒火,他甩开源氏的手,稍抬起下颌露出一种讥讽的笑容。“你以为你是谁?进组一天刚经历过一点点事情就自以为了不起了?哼,连自保都不会的废物,不惹麻烦不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就是你能做的最好的事。”说罢,他推了源氏一把,然后把浴室的门重重地关了起来。源氏在浴室门口呆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里头流水的声音哗哗响起,他才浑身颤抖着抽出旁边高尔夫球包里的球杆发泄似的把墙上的镜子砸个粉碎。

源氏坐在床边,呼吸深且沉重,他目光呆滞地盯着地上碎掉的镜子,看它们折射出这房间的种种模样。突然,他在一片镜子碎片中看到了半藏挂在玄关的外套。一个想法在脑袋里一闪而过,他走过去在那件西装外套里外摸着,如他所想,半藏的通讯器在这件衣服的内兜里放着。源氏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把兄长的通讯器拿出来,打开投影屏幕,开始翻找着里头的信息。事发当天的一条信息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犹豫了一会儿点开了它,果不其然,那是菅原在离开俱乐部时发送的那条,里头附上的文件已经被销毁,但熟悉半藏习惯的源氏很快便在隐藏的文件夹中找到了它们。“可恶,哥哥还真是仔细又谨慎…”文件无法正常打开,它们经过了细致精密的加密处理。源氏思索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拿出半藏给自己新配的通讯器,将那些加密的文件传输过来。他紧张地一边竖起耳朵听着浴室里的动静,一边继续翻找着兄长通讯器里的其他内容。而就在文件传输好的时候,一条新的提醒跳出了屏幕,源氏一不小心碰到了它,一个信息窗口跃入了他的视线。

半藏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皱着眉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叹了口气,刚才的话确实有些重了,所以他也没打算就此再骂源氏一顿。他一面擦着头发一边走近床边,源氏垂着头坐在那,一动不动。“已经很晚了,睡觉吧。”半藏的语气恢复了平时那种淡淡的平和的调子,但源氏却不像以往似的立刻有回应,反而还是一动不动坐在那,像时间静止了一样。过了许久,当半藏关上灯准备睡觉的时候,源氏才缓缓开口,那是半藏从未听过的语气。“这是什么?”半藏应声回头看过去,投影屏幕幽幽发着光,上面是一条文字讯息:「亲爱的,今天很愉快,期待明晚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答应你的事,我已经吩咐人去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房间里安静得只有冰柜偶尔发出的嗡鸣声回荡着,这漫长的宁静却比降雷的雨夜还让人不安宁。“为了组里去陪女人睡?这就是你义正言辞的理由?如果说我是废物,那你是什么?”源氏的手颤抖着,在黑暗中他就着投影屏幕的光看着半藏的眼睛,那还是一双波澜不起的眼睛,仿佛自己的话一点都没有触到心脏一般。“怪不得你不告诉我,也是,我骄傲的哥哥怎么会做这种恶劣的事呢…真让人失望!”源氏扔掉了手里的通讯器,缩短了与半藏之间的距离,止不住颤抖的手抓住半藏的手腕,脑子里一片混乱。“以窥视来的东西指责我?”半藏淡淡的声音此时就像是扔进爆竹的火星,源氏感觉心脏如同被这声音拧起来一般,让他后颈发麻,汗毛倒竖。唇上的刺痛伴随着蔓延开来的腥味开始发酵,半藏咬破了他强硬贴上的唇,膝盖用力地顶过源氏的腹部,让他吃痛地放开了紧握着半藏手腕的手。“半藏,我们…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一直是我尊敬的兄长,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只是为了岛田家?我不明白。”源氏的声音里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而且我们不是…”话到嘴边,源氏却发现自己没有自信说出那句话。对上源氏满是失望的眼睛,半藏凝固在心里的情绪也开始化开,变得鲜活。“组里需要我做什么,我就会去做,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你看得惯是如此,看不惯也是如此,这不会因为我们上过一次床有什么改变。”半藏抹掉唇上粘着的血,继续说着:“我和你不一样,父亲可以把山崎组交给什么都不会的你,就算你是个废物,你却什么都有。你问过我有没有什么瞬间感到过有你这个弟弟真是太好了,我可以回答你,从来都没有,我从来都不曾想要过你这个弟弟。”听着半藏的话,源氏感到一阵阵耳鸣,半藏一直以来转瞬即逝的冷漠和疏离现在像是倾盆大雨一样完完整整把这种情绪扣在他的头上。“还有,那天,我没想救你,我想的是…”半藏的声音还在继续着,环绕在耳边。

“你死了就好了。”

源氏觉得自己全身神经都断了线,每个细胞都迷失了方向,他觉察不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也觉察不到半藏眼角闪过的绝望。现在这样的结果,都是从哪里开始的?是自己偷看了半藏的通讯器?是自己没忍住发的脾气?还是…从他一出生,就是这样的结局了呢?

夺门而出的源氏打伤了拦住他的小弟,茶谷失措地跑进房间,打开灯,看见半藏失神地坐在床上一时不知如何开口。“随他去吧…”半藏回答了茶谷没问出口的问题,但很快便又叫回正打算出去的茶谷。“派人悄悄跟着源氏,保护他的安全。”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