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10

“喂,臭小子,看着点儿路啊!”被撞到肩膀的男人回头拉住了那个步伐不稳的身子,“道歉啊,臭小子!”可他等来的不是道歉,而是直击面门的一拳。源氏晃了晃手里的瓶子,里头的酒已经见底,他仰起头喝光了最后一口,抄起瓶子狠狠砸在了那个男人脸前头的地上。趴在地上的男人从兜里掏出通讯器,但瞬间就被源氏踢到远处的角落。他蹲下来,抓着那个男人的领子,“我说,我看起来就那么讨人厌吗?”那男人眼中尽是不理解和惊恐,“疯…疯子!”他顺势爬起推开源氏捡起自己的通讯器便踉跄着头也不回地跑走了。源氏坐在空无一人的人行道上,他咬住颤抖的下唇,将脸埋在膝盖间。星宿闪耀的天空明明没有下雨,可源氏脚下的地上却滴滴答答落下了雨滴。

通讯器的收讯音响个不停,小金井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拿过放在床头的通讯器接起来,那头响起的声音让他突然困意全无。“源氏?!”他下意识地睁大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而又紧张地捂了捂嘴。

小金井把醉醺醺的源氏扛回来的时候,天边已泛起白光。他蹑手蹑脚地推着源氏东倒西歪的身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进自己在三楼的房间。小金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倒在地上的源氏,叉着腰喘着粗气。“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就我大半夜把你从富士扛回来这件事,你醒了以后要好好报答我。”躺在地上的源氏没什么力气地举起手比了个ok的手势。“80多公里诶,我爸要是看到里程数,肯定要把我骂一顿…”小金井虽然嘴里忿忿地念着,但还是把地上的源氏拉起来扔在了自己床上。

彻夜未眠的半藏眼底泛着青色,他如约到了那人所在的酒店,被侍从引着走进了顶楼的行政餐厅。坐在窗边的女性看他进来,便朝他挥了挥手并露出一个微笑。

“这是股权收购合同。”女人递过来一个文件袋,“签了它的话,你交过来的那家企业所有流水会重整后归入藤崎商事名下,我想你担心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半藏。”半藏打开文件袋,仔细检查过后将它收好,低落的眼神中终于是多了一分喜色,父亲最担心的一笔钱已经彻底摆脱了干系。“十分感谢您这次的帮助,藤崎小姐。”藤崎看着半藏,眯眼笑了笑。“说服我父亲花了不少精力呢。”她抬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谢礼的话,就陪我一个晚上如何?”

“和也!为什么小源到我们家你都不告诉妈妈呢?”早晨的厨房里,睡眠极度不足的小金井正打着哈欠听着母亲的碎碎念,心说母亲要是知道昨晚是自己跑了80多公里把源氏那个混球扛回来的,不知又是什么反应。“快叫他下来吃早饭。”小金井被母亲催促着,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看到在自己床上睡得起仰八叉的源氏,心里突然不爽,于是扯住被子一角把整个被子都掀了起来。“起来啦!老妈做好早饭了!”身上突然一冷的源氏皱着眉勉强睁开眼睛,就被一块湿毛巾糊到脸上,“快啦!”小金井催促着,一边竟还把牙膏和牙刷都拿了过来。

“最近都没见到小源呢,怎么脸上还受伤了啊?”小金井妈妈笑着照顾着一桌人的饮食,源氏礼貌地接过她递来的牛奶,回道:“最近都在帮忙家里的生意,这是不小心摔到的。”小金井妈妈听罢便丢给小金井一个嫌弃的眼神,“这可真是的,要小心啊。小源真是懂事,我们家和也就不会帮忙,连家务都不做。”喝着牛奶的小金井对着源氏翻了个白眼,心想老妈你要是知道他就是街头那座岛田城里黑道老大的儿子,你还会说一样的话吗?“是是是…老妈你就别说了,给我留点面子,今天的碗我洗好不好啊?”

洗完碗的小金井回到自己房间,进去就看到源氏拿着自己的掌机还把自己藏起来的零食拆开放在桌上,一下气不打一处来。“你是我请回来的大爷吗!这是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源氏倒是没管小金井的沮丧,吃掉了袋子里最后一块点心后拍拍手站起来。“好啦,我会回报你的,走吧!”

“抱歉,我今天只是来拿合同的。”半藏平静地拒绝了藤崎的邀请,“对于您的帮助,我十分感激,但我不能因此答应您的要求。”藤崎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手杵着腮,看着没什么表情的半藏。“我以为你是个很精明的人,我们在一起会为彼此的家族带来很多好处。”她话语里带着可惜,但半藏却意外地露出一丝笑容。“我不想让他再露出那种失望的表情。”他的声音很轻,但藤崎还是听清楚了,“他?若你是说‘她’的话,我就彻底死心了啊……”半藏起身朝藤崎鞠了一躬,回道:“我想这对于您的意义是一样的,今天就先告辞了,之后会让手下送去一份薄礼,请您笑纳。”

行至酒店门口,半藏拨通了一个未知的号码,在通讯器那头接通后,他淡淡开口:“父亲,您担心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只不过……”他犹豫了一会儿,“没什么,您请放心,我和源氏一切安好。”

“少主,源氏少爷昨夜被人接回花村了。”半藏坐进车子,茶谷便开始汇报源氏的行踪。“他现在在哪儿?”半藏问着。“在一个叫做小金井和也的朋友家,因为是在花村,所以我想应该没什么危险。”半藏点了点头,“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也回去吧。”司机发动了引擎,“少主,是回酒店吗?”为了确认,他再次问道。“不,回岛田城。”

“这是要去哪儿啊?”源氏大步流星在前头走着,小金井抱着一副怀疑的心态跟在后头。“之前你不就一直说想去吗?”源氏停在一个路口,小金井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在花村最有名的花街入口。“我我我我…”小金井突然涨红了脸,但他并不否认源氏所说,他确实是想来体验一下,可一直都碍于各种原因没去成。“带你去最好的店,所有都算我身上,怎么样小金井,这个谢礼不错吧?”小金井呆在原地,心怦怦跳着,点着头回应了源氏的提议,心里的不满也一扫而空。

“源氏少爷,好久不见啊,今天就你一个人吗?”他们一踏进这家装潢雅致的店时,在大厅的女人们便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直到一个中年女人清了清嗓子,大厅里的女人们才散开来。“玲子妈妈,帮我的朋友好好安排一下,让夕颜姐姐过来吧。”源氏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小金井,老板娘会意地点了点头后,让一个小侍女领着源氏他们去了深处的房间。

“简直就像回到江户时代一样…”小金井到处看着房间里精致的装设,毫不掩饰他此时的兴奋心情。坐在一旁的源氏喝了一口温好的酒,看着激动的友人,“说了不会亏待你的。”木质门扉被轻轻拉开,两个穿着华丽的美艳女人抱着乐器和新的酒盏小步走了进来。“源氏少爷,小金井先生。”领头的女性落落大方地朝着两人行了礼,走到源氏身边时,源氏拍了拍她的腿示意她照顾自己对面的小金井,另外一个女人便坐在了自己身边。“小金井,她叫夕颜,是这里的头牌。”小金井紧张地转过头去,在看到那双平静中又似有波纹流转的眼睛时又腾地别过头。“小金井先生。”夕颜抬起酒壶,微笑着添满了小金井颤抖的手举着的杯子。无措的小金井向源氏投去求助的眼神,而源氏早已靠在女人的腿上,目光完全没在他这个方向。“你叫什么名字?”源氏的手从衣摆的缝隙伸进去,轻轻摸着女人腿上光滑的肌肤。“源氏少爷还真是健忘,人家是明石呀。”他朝女人笑了笑,抽出手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再罚我喝一杯好不好,明石?”小金井看着和女人嬉笑的源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虽然源氏之前也不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但昨晚自己背着他的时候,他的眼泪染湿了自己的背。“源氏少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这样。”一旁的夕颜像是看出自己在想什么似的,小金井惊讶地转过头看着她。“但这些也不是我们能过问的,小金井先生有什么想听的曲子吗?”女人拿过放在一旁的乐器,朝小金井露出温和的笑容。

“干的不错,半藏。”宗次郎满意地接过半藏手里的文件,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我本以为还要花上更多的时间,毕竟枝野那家伙不知还会做些什么,但现在我就放心了。”他看着手里的纸页,脸上尽是欣喜的颜色。“源氏呢?没和你一起回来?”宗次郎想起了自己的小儿子,“他也回来了,正在朋友家玩。”半藏向后退了一步回答着父亲的问题。“不成器的小子,这么大的事之后竟然还想着玩。”宗次郎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又招过半藏继续说着组里近日面对枝野的种种安排。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