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11

源氏在父亲的强硬要求和唠叨下接受了医生的检查,结果让担心儿子的宗次郎踏踏实实地放下心来,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就给我乖乖呆在家里,再让我发现你溜出去,打断你的腿!”躺坐在床上的源氏对着父亲的背影撇了撇嘴,宗次郎像是有所感应似的转过身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玲子妈妈那儿我也打过招呼了,再敢去柿屋我就……”

“就打断我的腿是吧?老爸,你这可是家庭暴力。”

“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绝对!不会出去了。快走吧老头子,唠唠叨叨的。”

宗次郎离开后,源氏深深呼了一口气,躺倒在床上。他看着天花板,不过几天,连自己的房间都显得有些陌生。

发了会儿呆之后,他腾地从床上坐起,从床头的柜子抽屉翻出电脑,接上了自己的通讯器。

“喂?小金井,帮我个忙。”源氏皱着眉盯着屏幕,扶了扶没戴稳的耳机,“我这儿有点东西,被加密了,你能行的吧?”那头的小金井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打了个哈欠。他显得有些不耐,自那天被突然冲进来的黑道们“赶出”柿屋后,他就被吓得没出过门。“你听起来精神不错。”源氏听出对方不愉快的语气,连忙道着歉。“我老爸的脾气就像七月的天气啊!帮帮我吧!下次再带你去,保证没人能打扰,好吗?好吗好吗?”

半藏在送父亲出门后,招来茶谷吩咐了些什么便往内院走去。宗次郎在走之前让他盯住源氏好让他好好养伤,半藏在院中驻足良久,但最终还是决定去源氏那儿看看。

这是自那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期间两人虽都在岛田城,可却像是消失在了彼此的世界。在半藏进来的时候,源氏愣了一下,很快挤出一个笑脸,“总是教训我不敲门,你不也一样吗?怎么,想我了?还是来看看我死了没有?”半藏没有回话,只是把带来的点心放在桌上。“是父亲的吩咐,让我看着你。”源氏哼笑了一声,他也没指望过半藏会主动来找他,或者说,不来会更好,现在这样反而显得尴尬。

两人一时无话,空气安静得十分尴尬,源氏的目光从地板扫到床单再飘到墙壁上贴着的海报,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却让人觉得无比漫长。“我不会出去的,哥哥可以不用这么看着我…”声音没什么底气,甚至有些委屈,光是应付这让人不适的气氛就让源氏有些无暇调整自己的状态,所以他选择主动开口表示对这段“漫长时间”的妥协。半藏是想说些什么的,听到源氏的妥协他也并未感到松一口气,但是在脑袋里窜过“不识好歹”几个字后,他放下了手里正在削的苹果,扔给源氏一个不屑的眼神,拉开门走了出去。

看到兄长离开,源氏长舒一口气倒在床上,以前的自己一定会赖着半藏让他把苹果喂到自己口中,而现在他只想离他越远越好。他毫不犹豫地接纳了自己逃避的心理,反正除此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想做。

然而胸中小小心思作祟,他抿着嘴,蹑手蹑脚来到窗边。明明只有自己在房间,一切动作却还是小心翼翼。源氏把窗帘拉开一条细缝,内院亭下、草草木木尽数落在他的眼中。院里早已没有半藏的身影,源氏突然又为自己的举动感到烦躁不安,索性跑到桌边,拿起半藏削了一半的苹果狠狠咬了一口。

宗次郎的“威胁”像是起了作用。一连几天,岛田城里的佣人和部下们都讶异于二少爷的过于乖巧和安静。“源氏少爷今天也是用了早饭就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外出,下午的时候让佣人送去了两盒新买的游戏。”茶谷向半藏汇报着源氏一天的情况,和前几天几乎无异。半藏点了点头,指节轻轻叩着桌面,眉头轻轻皱起看着桌上的文件。“父亲预定回来的时间是?”他问道。“组长本预定是今早回程,但似乎决定先去名古屋把夫人接回来。”

源氏专心致志地看着屏幕上的文档,手摸到一边打开了壁灯。小金井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花了几天时间总算是破开了文件的加密。里头除了枝野的个人情报以外,大多都是与枝野有关的订单,从军火兵器到智械核心,还有一些战场用的促兴奋剂什么的,数量庞大光是订单条目就有相当多的页数。“果然从心里都是黑色的呢…”源氏打了个哈欠,揉揉酸涩的眼睛。他看着这成堆的订单,想到父亲似乎说过“危机”已经解除,不难想到是半藏这段时日做的事情有了效果。“为了家族尽职尽责…吗?”

“少主,那我就告辞了。”竜心会的本部近日来访客络绎不绝,消息总是走窜的飞快。当半藏“替”宗次郎解决了大问题之后,岛田组的继承权似乎看上去板上钉钉。虽然之前也没人怀疑过半藏的能力,但毕竟源氏是宗次郎溺爱的小儿子,而半藏生母的事在岛田家乃至整个岛田组已然是个禁忌,在这之前一切都不太好说。

半藏揉着眉心,睨了一眼房间里堆满的礼物,似乎没有高兴的意思。虽说山崎组接连遭受组长和代组长菅原身亡的变故已经一蹶不振,就连菅原在临事前都选择把资料交给自己,自己还在担心什么呢?那个人已经什么都抢不走了不是吗?他轻叹一口气,从舒适的椅子里离开,一旁的茶谷递上了外套。“源氏今天怎么样?”半藏接过外套问道。“源氏少爷今天除了中午时候到院子里走了走,其他时间都在房间。另外,组长今天回来,现在应该快到了。”茶谷汇报着,半藏垂下眼睛抖了抖手里的外套,没再说什么。

半藏回到岛田城时已是夜里,宗次郎的管家早已在门口候着。在被管家引至餐厅时,里头的欢声笑语先一步钻进了半藏的耳朵。“少主,请。”管家鞠了一躬,然而半藏愣在那迟迟没有反应。“少主?”回过神的半藏点了点头,脚步轻悄地迈了进去。

第一个看见半藏的是宗次郎,或许因为喝了不少又或是为此次半藏的功绩高兴,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板起脸,反而是笑着朝他招了招手。“来,儿子!你母亲做了你爱吃的,累了一天辛苦了。”源氏转过头看着站在那的半藏,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咽下口中的食物,什么也没说。半藏倒是没有看向他,只是径直又自然的坐到了源氏身边,像往常那样。“谢谢母亲。”他微微躬身,岛田夫人也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

餐桌上的热闹似乎在半藏进来后就慢慢归于平静,只有宗次郎因为酒精的关系看起来心情不错,岛田夫人在一侧也应和着,但源氏就显得沉默了许多。“你吃饱了吗?”半藏瞥了一眼源氏的碗筷,自从他进来之后那里头的米饭就没有减少。“哦,嗯。”源氏简单的应着,半藏轻轻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那份蔬菜卷推了过去。“你喜欢这个。”源氏看着那份蔬菜卷,抿了抿嘴唇,他有些鼻酸又有些生气。他的哥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对待他,一切都那么自然,然而自己却因为这些事快要哭了。

不久,心情大好的宗次郎半推半就地被岛田夫人搀回了卧室,而半藏还在小口地吃着自己的那份餐食。“我…我也回去了。”源氏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从半藏回来开始,他就想要从这里出去。“你就那么怕我吗?”半藏没有看他,只是淡淡地问着。但这淡淡的声音像是火苗点燃了源氏隐忍多时的心情。“啊,是啊!”他兀的站起,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拜半藏所赐他这段时间过得像个乌龟,尽力避开半藏有可能在的地方。“我做不到像你那样,对我说了那样过分的话之后还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源氏紧紧盯着还在不紧不慢用餐的半藏,握紧的拳头几乎就要控制不住挥过去。“抱歉啊,我没死!还不是你多管闲事!你不要管我不就如你所愿了吗!”

源氏的声音因为情绪泛滥而无法控制得颤抖。半藏放下了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唇后站了起来。半藏的眼睛在源氏视野里无限放大,直到嘴唇上落下了柔软的触感。脑袋几乎宕机的源氏在几秒钟之后推开了兄长,用力用手背擦拭着自己的嘴,眼神中全是不理解和疑问。“你想要的是这个吗?还是别的?”半藏的脚步一步步靠近,直到源氏的后背抵住墙壁。“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兄长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源氏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他该怎么回答?如果回答是的话,是否就如他所愿了呢?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