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负罪人

Warning:包含大量个人理解 《背叛者》兄弟篇

夜晚因为低空停滞的直升机而狂风大作,但也仅是在这临时停机坪上,总的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夜晚,月朗星稀,气温舒适。金色的飘带随风扬起,它的主人又完美的结束了一件工作。他是一个普通的雇佣兵,整日穿梭于危险之中,又或是久久徘徊在拥挤的地下佣兵市场。这无疑是个高危的职业,但他别无选择。

与很多因战争而流散的人一样,他居无定所,也“丢失”了自己的身份。他换过很多名字,像是几个月前他被人叫做MINADO,而今天在结算酬劳的时候,雇主因为他完美的表现而十分愉快的叫了他的名字,“这是你应得的,RYUU,神奇的东方武士,希望下次还能合作。”然而他没有给予雇主任何期待的回答,仅只是拿过了卡片,转身消失于黑暗之中。

他辗转于各个国家,各个城市,偶尔也会被热情的佣兵或是流民抓住攀谈,他们想找到彼此的联系,然后一起哀悼故乡的惨案——“嘿,武士,你的家乡也被智械搞得一团糟吗?”事实上他并不能对此产生什么共鸣,他来自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终年樱花飘零,远远可以望见白顶的富士山,富庶的城镇,古朴的气氛,他没有经历过智械的灾难,他也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个被迫离开故乡的流民,他只是个自我放逐的负罪人。

武士从不谈起自己的过往,但他从未卸下从过往中背负的苦痛。他支离破碎的睡眠里总是充斥着孩童的欢笑,转瞬又一片一片瓦解为浓重的血痕。他的右手不再能持刀,抓握刀柄的感觉像是百蚁食髓,就算是轻巧的匕首在他心里似乎也重如千斤。他曾寄托于时间的沉淀能让他好一些,但越是如此越让他清醒的意识到徘徊在鼻息间的熟悉的气味并不是他的错觉,那个人似乎已经成为他回忆的全部。越是为了寻找理由而拒绝回忆过去,大脑就越是不受控制地朝着有那个人的记忆奔去,可他知道,那个人早已不在自己身边。

“我失去了我的家,我的弟弟,我杀了他。”

武士意外的袒露心声是在一个雨夜的酒吧外,饮酒过度的他感受到了周围人声嘈杂像要撕破耳膜,路过的一位智械僧侣帮了他,强硬却温柔地给了他一些舒缓的药剂。他一度坚信那是酒精的蛊惑,他也为此痛苦了一段时间,但久违地听到别人呼唤他的名字,心底里什么故作坚硬的东西开始出现了裂纹——“Hanzo,这不是你的错。”

醉酒的失态只不过是漫长放逐中的小插曲,他甚至在一段时间之后开始淡忘了那个小小的片段,来自陌生人的好意,说起来他并不太需要这些。

武士是高傲的,尽管他手上沾染了数不尽的血迹。在每次行动驻留的地方,他都会有所感慨,美丽的土地即将被杀手玷污。纯净而美的地方总让他想起纯净而美的人,那是个置身淤泥而不染的家伙,和自己不同,却又在冥冥之中成为了自己的向往——而他终是终结了美丽的延伸,如同当下尽管无限感慨但仍旧阻止不了他张满的弓弦。

在认真寻求救赎的数年间,他自卫性质地屏蔽了一些可能。就像是手刃了胞弟后仓惶跑出道场,他无力再去面对他承载不了的后果。也像是在彻夜的折磨之后他选择了离开,抛弃他前半生有且唯一的目标,抛弃了他的“信仰”。他似乎真切的知道,他在寻求救赎,还是逃避他不愿看见的所有,但答案仅仅存活了1秒便又被固执的抛在脑后。

如同他游历世界经历过的春花秋月夏雨冬雪,时间的风霜慢慢在他身上凝结,白霜爬上了鬓发,烈风干燥了肤唇。身体因为生活的奔波变得愈发强壮却粗糙,在他曾不熟悉的世界他也学会了如何生活。但他寻求的救赎却迟迟没有它的踪迹。

“也许我已经无法被救赎了。”

武士捡起了曾被他抛之脑后的可能,被岁月雕琢的脸上浮现出累积多年的苦痛,就算现在他已逃到离故乡最远的地方……

在他的故乡有个关于鬼的传说,被执念束缚的人类终将会化为轮回以外的邪鬼。多年之后,他开始相信这个故事,他似乎看见自己的灵魂在无息地变化,也每每在梦入深夜被面带般若的武士所斩杀。般若的刀刃毫不留情地切入他的肌骨,疼痛将他的皮肤灼烧,直至那些伤痕化作鬼魅的红纹,离乡武士的双眼陷入混沌。

梦醒之后仿若彻夜未眠,老旧旅店水管滴漏的水珠奏出临近晨晓时唯一的声响。他站在镜子前张开口腔看着自己,看看今夜自己口中是否终于长出了邪鬼的獠牙。

一年劳旅的终点总是在樱花之中,潜入者总会在每年那个日子的夜晚悄然来临。什么都不曾带走,只是留下一杯酒,一束香,以及一只雀羽。

岛田家世代流传着神龙兄弟的传说,如今已没人记得故事的结局。但有人记得多年前兄长弑弟后消失了,骄傲龙首的失踪带走了帝国曾经无上的荣耀,现今也只剩下不少杜撰的片段流传在坊间。

武士今夜也悄然踏入高阁的道场,一景一物像是时光凝滞,带他重回丢失自我的时刻。淡淡的檀香被夜晚的轻风抚弄出漂亮的烟纹,延绵不断,像是他的故事,没有尽头却难以言述。这已是第十个年头,武士捻着手中的雀羽,静坐着向那个人倾诉他这一年的光阴。

负罪人的脚步踏入了白雪的圣地,趋近于纯净的地方也未能荡涤他满是结痂的内心。尼泊尔飘扬的彩旗,随处可见的寺宇,平和而神圣的观感刺痛他负罪的身躯。热闹的村落像是正在举行庆典的集市,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质朴而幸福的笑容。恍然间,武士眼中晃过了泛着银光的鱼鳞,然而回身却在拥挤的人群中再找不到那丝日夜怀念的光景。

武士布满岁月的眼在道场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有些湿润。他垂下拿着雀羽的手,闭上双眼露出幸福而痛苦的笑容。

“那时,我真的以为是你…”

须臾间,道场门口似拂过带着霜雪味道的风,静坐在道场内的武士面对着自己无法求得救赎的过错,而屋外人也等待着迟来多年的悔过。

–  GENJI is with you.

F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