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口红

    源氏一直在想,是什么时候,他开始透过半藏平淡的表情和眼神看到了些斑斓的东西。是那次家宴吗?半藏穿着祭祀的红衣,金线绣上的金鱼在长得拖地的衣摆上随着半藏的舞步游曳,折扇下半掩的面容被红衣衬的有些苍白寡淡,黑发顺垂,眉头微皱,眼神平静如水。源氏在一瞬间很想在那双薄唇上抹上一些红脂,那样应该会更美。但这念头转瞬即逝,尽管是像源氏这样不受拘束天马行空的孩子,对于竟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哥哥很美的这件事情,也是很愕然。他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一下,又灌了一大口多冰的水,水杯放下的时候发出了不小的声响,这让半藏在折扇后的眼睛转向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家宴结束已是后半夜,岛田城的一切都恢复到平日安静而秩序的样子,半藏早已脱下舞衣,换上了平日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便大步离开大厅。源氏跟在他的后面,今天的源氏有些异常,心脏强有力的鼓动着,胸腔似乎要被打破一般。走在前面的半藏只觉今天他的弟弟安静的不像话,若是平日,不管他感兴趣与否,那张嘴一定喋喋不休花村的各种,或是花街的小姐姐婀娜多姿,或是游戏厅的记录又被他打破之类的,他的弟弟对这些东西总是很着迷。“要是不舒服,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是半藏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转身看着身后的源氏,脑子一片空白的源氏突然被拉回了神,有些手足无措。俩人眼神对上的一瞬间,他草草应了一声便逃也似的蹿上了矮墙。看着那灵巧的身影越过矮墙消失得无影无踪,半藏眉头皱的更紧,手不自觉得摸了摸自己的脸。

    隔日,源氏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在半藏练习的时候躺在屋顶晒太阳,时不时对半藏说上几句,而半藏也是一如往日,统统无视,就像没听见一样。“哥,你涂过口红吗?”砰,箭扎在了靶子的最边缘。半藏抬头看向屋顶,眼睛因为阳光微微眯起。他哥哥生气了,而且还是很生气那种,源氏对半藏的心情总是掌握的很透彻,兴许是血缘的关系。但源氏并不想结束这个话题,他跃下屋顶,拍了拍手走到半藏面前,眼睛盯着半藏因为不佳的情绪而绷紧的唇。“恩,我是说,哥哥你嘴唇…啊!疼疼疼疼!”还没说完半藏便押住他的胳膊反钳过来,源氏听到自己的肩膀似乎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仅仅是说错话的惩罚,半藏没多会儿就放开了他,又重新拿起弓,深呼一口气,对着靶子搭箭拉弓,似乎这次要彻彻底底把源氏这个不安定分子从他的意识中抹除。源氏苦着脸揉着自己的肩膀,眼睛看向站的笔直的半藏,阳光洒在他的肩上,脖颈细密的汗珠折射些许光线显得有些晶莹。长期有素的训练让半藏的身体线条十分有力,虽然源氏也不差,但似乎哥哥更胜一筹。箭矢接连落在靶心,夏季的蝉鸣吵嚷,却衬托了宁静,源氏呆呆看着,直到半藏放下弓箭,擦了擦额头的汗,坐到他旁边。“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半藏突如其来的发问让源氏有点摸不到头脑亦有些惊喜,他的哥哥平日是不太管他闲事的,从他14岁之后,半藏和他的距离便越来越远,如果不是他厚着脸皮粘着半藏说话,那半藏或许除了让他按时课练或通知家族活动以外不会对他说再多的话。“没什么问题…”源氏微微撅了撅嘴,突然的关心让他多少有些不适应,眼神一个劲往外瞟,手也不自觉地在脑后一直挠着那绿得扎眼的头发。源氏听见半藏微微叹了口气,转过头的时候半藏已经站起来了,挡住了阳光,半藏的影子把他拢得严严实实。“父亲对你频繁翘掉课练很生气,你已经不是孩子了,是男子汉就多少得有些担当!”啊,又是这个话题,半藏难道不会对他说点别的?源氏皱了皱眉,嘴角耷拉着,敷衍的哦了一声。

    和源氏分开后,半藏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组里今天也没有事,就打算把之前没看完的诗集看完。在矮案前端坐,眼睛却瞟到了案上的镜子。“哥,你涂过口红吗?”源氏无礼的问句突然在脑子里重播,半藏心里咯噔一下,少有的有些不安和浮躁,把镜子用力的扣在桌上,摇了摇头,翻开诗集,稍有浮躁的心又归于宁静。

    半藏的日常除了练习弓术剑术,跟随父亲处理组内各种事物以外,还有一项,便是到岛田城外各种娱乐场所“捕捉”他的弟弟,不过这项日常也许只有他们兄弟俩才知道。继上次家宴后没几天,源氏又跷课了,这次更加严重一些,因为源氏不仅跷了重要的剑术课练,还彻夜未归。父亲不在城内,但今夜就会回来了,半藏实在不想看到父亲大发雷霆的样子,更不想看到源氏被斥责时那副可怜兮兮的眼神。不过最重要的是,身为岛田家的次子,如今已经17岁的源氏,还没有个正经样子,让半藏觉得十分头疼。于是半藏决定在父亲还没回来,家老们还没去抱怨之前,把源氏找回来,这样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喂,源氏,你…你哥…”半藏找到源氏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找遍整个花村都没见这小混蛋的身影,最后在一家乱哄哄的食所里头找到了他。一群和源氏年纪相仿的少年围坐在早已堆满各种餐盘的长桌前,一帮男孩子里头还有那么三四个穿着清凉的女生。而那扎眼的绿毛的主人正醉醺醺地靠在两个女生中间,手里还拿着一个半空的酒瓶。半藏本就不喜欢这样人多又吵闹的地方,看到源氏的样子,因为血压骤升太阳穴突突的跳痛着。几个少年看见半藏阴沉着脸就这样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一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其中一个回过神,吞了吞口水就越过旁边的几人,抓住源氏的肩膀猛一阵摇晃。“喂,喂!源氏,你哥来了!你这家伙,清醒清醒!”话音未落,半藏直接挤开挡在前面的人,伸手揪住源氏的后领,大力地把他从椅子上拖了下来,就这样一路拖着走出了食所,剩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年轻人。

    半藏搀着源氏一晃一晃地在街上走着,天色已经暗了,路灯一闪一闪地直到它们彻底点亮。源氏的脸靠的很近,呼出的气带着浓重的酒味儿,天知道他喝了多少。半藏紧皱着眉,加快了步子,得在父亲回来之前把这家伙带回去。“嗝…哥!要不要吃草莓大福?”源氏用标准的醉汉腔调边笑边说,而半藏只顾着架着他大步往家走。似乎没有得到半藏的回应源氏觉得有些懊恼,他甩开半藏的搀扶,摇摇晃晃地站定,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纸袋。“喏,草莓…嗝..大福,很好吃的,哥!”半藏揉了揉眉心,重新把源氏拉过来,很不走心地哄着他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弟弟。“回家再吃,现在先回家!”源氏被半藏拽着往前,自己却往反方向使劲儿,直到他拿到袋子里的草莓大福,二话不说,往半藏嘴里塞过去。因为醉醺醺地,没塞进半藏嘴里,却抹了半藏一脸糯米粉。半藏长叹一口气,张嘴咬住源氏手里的草莓大福,又像哄小孩一样的在他背上拍了拍,源氏这才放弃和他较劲。“好吃么?”声音里充满了期待。半藏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默默点了点头,“好吃。”

    “半藏,源氏在哪里?”岛田家的大名端坐在矮案前,手里拿着一杯茶,眼神犀利地看着站在前方的长子,却不见小儿子的身影。“源氏他今天身体不适,在房间休息,前日的课练,让肩膀受了伤,昨天又..感冒了。”半藏低着头为源氏的缺席找着合理的借口,他还做不到能毫无愧疚地欺骗自己的父亲。“抬起头来,半藏,难道连你也生病了吗?”听到父亲话里有几分怒意,半藏猛地把头抬起来,眼睛平视前方挂着“龙头蛇尾”字画的高墙。“你脸上是什么东西?”岛田家的大名看到自己平日一丝不苟的儿子脸上被白色粉末抹得像只花猫,严肃的眼神里霎时有一丝丝不合气氛的笑意。半藏忍住狠狠拍自己一下的冲动,抿了抿嘴。他把源氏拖回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回来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又绕到后门把醉醺醺却多动的源氏丢回房间,一路又小跑着来见父亲,完全忘记源氏把草莓大福摁在他脸上这回事。半藏有些慌乱地抹抹脸颊“我…抱歉,父亲,我来见您之前吃了草莓大福…”半藏用力闭了闭眼睛,自己能在什么情况下吃草莓大福吃的一脸糯米粉?深吸一口气准备接受父亲的责备时,却听到父亲轻轻笑了一下。“作为我岛田家的长子,吃东西要讲究些,下次吃完照照镜子吧!”说罢便挥了挥手,示意半藏可以走了。

    走出正厅的半藏舒了一口气,看起来这次的交易很顺利,父亲心情还不错,勉强算是帮源氏混过去了。但半藏在心里第一百零一次告诉自己,下次再也不能这样帮源氏擦屁股了,源氏不成器,多少也有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

    半藏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绕到了源氏的房间,看看自己那醉醺醺的弟弟清醒了没有,顺便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刚推开门,扑面而来的酒味让半藏不禁皱了皱眉,自己的弟弟正仰面躺在地上,衣服换了一半,整个房间看起来一片狼藉,半藏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源氏又借着酒意胡乱干了些什么。不过既然源氏已经睡了,半藏决定把他的教训留到明天。他转身准备出去,却被一只手拉住了脚踝。源氏还是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不过却死死拽住他的脚踝不让他出去。半藏有些不耐烦,提起腿甩了甩,而源氏却变本加厉从地上爬起来整个跟八爪鱼一样缠上了半藏。“放开!”半藏呵斥道,他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今天的源氏算是给他添了大麻烦,他现在只想回到房间好好洗个澡,特别是把脸上的糯米粉彻底洗干净!“哥,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源氏把整个身体都压在半藏身上,似乎自己没了力气似的,半藏的眉头越皱越紧,叹了口气把赖在自己身上的源氏扶着坐下,自己也跟着跪坐下来。源氏带着醉意的眸子依旧闪亮,半藏看着他,想脱口而出的责备又默默吞了回去。源氏驼着背盘腿坐着,盯了半藏一会儿后,在裤子口袋里摸了半天,拿出了一支黑色的小东西,没等半藏来得及反映,他已经把半藏摁在地上了。“我就说…哥哥这样会很好看的…”半藏只觉得什么东西划过嘴唇,接着便是源氏大大的笑脸映入眼底,怒气和惊愕上头,让半藏一把推开了源氏,半带着咆哮的吼了一句“源氏你别太过分!”便怒气冲冲地走了,连门也没有拉上。

    夜晚微凉的风吹进源氏乱哄哄的屋子,凉风毫无遮拦的拂过他的脑门,加之之前半藏生气的大吼,源氏脑子嗡的一下,驱散了大部分的醉意。他看着自己手里的口红,鲜艳的红色抹在手心,就像刚才半藏嘴唇的颜色一样。源氏一手扶上额头,眼睛睁得老大。“我..做了什么….?”

    今天和朋友出去玩,吃饭的时候,朋友叫来了几个女生,然后呢…哦对,稍稍上头的自己看到一个女生涂着红色的口红….

                “口红可以给我吗?”

                “啊?…这个?”

                “唷——!源氏你这小子!出手那么快,哈哈哈哈哈哈哈。”

    女孩儿红着脸把口红递到他的手里,周围的朋友大声起哄,而自己脑子里都是那天穿着红衣的半藏的样子,如果能把他的嘴唇也涂成红色,一定会很美。

F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