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Ache – 中

    “喂,你们说一个人被稍微亲密接触一下,就开始不自然的脸红僵硬汗毛竖起是什么情况?”游戏厅内,源氏坐在一台游戏机前,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心不在焉地朝同行的友人发问。“什么什么?你小子又去调戏哪个姑娘了?”听到源氏的发问几个青年笑呵呵的推搡打趣,而源氏的眉却皱的更紧了。“什么调戏,什么姑娘啊!我说正经的。”没好气地喝了一口可乐,顺便扔了一个嫌弃的白眼给身后的同伴,几个青年这才停止了打趣开始认真思考起源氏的发问。“如果按你说的,那就是这女孩儿喜欢你呗,这么明显,你这个花花公子还会不知道?啊,我知道了,你就是在炫耀吧?真是可恶啊!”喜欢?没有再听同伴们酸酸的抱怨,游戏机上的手指也慢了下来,直到画面显示Game Over的字样,被朋友们半推半拉的让他让开座位。

    飘到天外的思绪在被同伴猛力一推之后才回到大脑,而回神的一瞬眼前是半藏阴沉的脸。“源…源氏哥哥,我…我们先走了哈,源氏就交给你了!”青年们神色紧张的一前一后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的现场,留下气氛尴尬的兄弟俩在灯光昏暗的游戏厅里对视。

    “没记错的话今天你的忍术课还没结束。”

    被痛批一顿拎回家的源氏回想着友人的话,摇了摇脑袋,放在其他人身上的话自己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是对于半藏…看着兄长走在自己前面的背影,源氏无奈地耸了耸眉毛,他一定不可能喜欢自己。

    「如果这样,是不是被自己的哥哥讨厌了?」源氏坐在电脑前,打开了最近在年轻人里很流行的网络讨论版,输入文本框的字一直在修修改改。虽然他乐于调趣半藏得到一些恶劣的趣味,不过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直被兄长莫名的突然回避也让自己颇为烦恼,至少他希望知道原因,这样逗着半藏才有纯粹的乐趣。“啊,这么想来我还真是恶劣…”敲击“发布”之后,源氏仰后躺在椅背上,笑着自言自语道。

    出乎意料的,没过几分钟新回复的提示音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真是可爱的弟弟www,你其实很喜欢你的哥哥吧?加油!↖(^ω^)↗」

    “我想知道的不是我喜不喜欢半藏啊….可恶….”

    「贴主真可爱,我也好想有这样的弟弟啊!////」

    “…所以说你们真的有好好看我的帖子题目吗?”

    「唔啊,PO主的兴趣有点恶心诶!哥哥讨厌你是当然的。」

    “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

    翻着回复的源氏突然觉得自己蠢到家了,居然想用这样的方式找到答案,索性关了电脑一头栽倒在床上。

    一夜未眠,大早又被精神不错的半藏抓起来去帮忙擦钟楼里的大钟,源氏觉得他基本是一种要随时升天的节奏。手里抓着抹布在那口铜制大钟上随随便便的擦着,脑子里却全然没有擦钟这回事,斜眼装作不在意的看着提水过来的半藏,长发不像平日那样只束起发尾,而是高高扎了个马尾在脑后,襻膊将衣袖束起,裤子也撸到了膝弯——真好看啊,源氏心里不禁对半藏难得一见的新装束给了极好的评价。“你这样擦一天都擦不干净的。”在源氏出神的时候半藏走过来一把拿过他手里的抹布弯腰在水桶里洗了洗,开始认真的擦了起来。半藏的马尾在眼前一晃一晃,偶尔还擦过自己的鼻尖,弄的痒痒的,心脏也随着马尾摆动的节奏开始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在意识到自己奇怪的反应时,源氏下意识的捂住嘴巴,像是自己会叫出声似的。半藏有些奇怪的转过头,“你今天怎么…”但没想到几乎是要碰到源氏的鼻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拍在对方脸上又反回的热流。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尴尬,半藏慌张的回过头,马尾扬起甩在了源氏脸上,让源氏本就不算平静的心脏又咯噔的一下。一时无话,半藏只是更用力的擦着钟,好像要把那层黯淡的颜色磨出亮光似的。“水…水脏了,我去重新换一些。”源氏找了个差劲的借口逃开了这尴尬的气氛,提着水桶就跑出了钟楼。

    想要狠狠丢给自己一个白眼,一宿没睡神经都变得不正常了,这反应简直就像被他调笑的半藏一样。接水的同时,源氏捧了冰凉的水反复洗着自己的脸,希望自己混沌的脑子能清醒点儿,但透过水他才知道自己脸上皮肤的温度高的吓人,这简直是糟糕的早晨。

    待他磨磨蹭蹭提了水回去的时候,半藏早就不在了,抹布扔在钟楼的一角,揉成一团。

    昏昏沉沉回到房间,本想乘着没人打扰的时候赶紧再补补眠,但是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又打开电脑,听到那些新邮件的提醒,源氏还是忍不住点了进去。

    「PO主的哥哥一定非常讨厌PO主,我和我的哥哥就不会这样,哥哥非常的温柔!所以,祝好运吧,可怜的弟弟唷~ o(* ̄▽ ̄*)ブ(不过我觉得你是彻底被讨厌了,哈哈)」

    “所以我为什么要点开这个…”源氏又一次觉得自己干了件蠢事,但正当他要关掉浏览器的时候,发现一篇比较长的回复,一瞬间又提起了兴趣。

    「贵安,看到这篇帖子,不知为何,想要回复,因为和我的经历很像,不过正好相反,我是哥哥,而我的弟弟就像是你一样。」

    “唔,哈哈,真老派的语气…”

    「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过于亲密的弟弟,总是会逃开,但是我并不讨厌他亲近我,可能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很喜欢我的弟弟,所以我觉得你的兄长并不是讨厌你,也许他和我一样,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对弟弟的喜欢吧。」

    看到这里源氏嘴角不禁扬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对着电脑痴笑。

    「不过我很羡慕你的兄长,如果我的弟弟也像你一样那么在意兄长的感受就好了,我想你也是很喜欢你的兄长吧,祝你们一切安好。」

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敲着,终于有一篇让自己看得开心的回复,也不枉自己犯蠢干了发帖子这件事。

    「(。・∀・)ノ谢谢你的回复,别家的尼酱,很开心能看到有相同经历的哥哥给我回复,现在我更有信心啦!哈哈,谢谢!不过今天我也变得有些奇怪,想要逃开哥哥,真是苦恼啊。TvT心里有点莫名的苦涩呢ww。我也很羡慕你的弟弟,可以有你这样的哥哥啊~」

    清晨的道场透着早晨特有的露水沾湿木头的香味。

    “源氏,你没睡好吗?”没有正面回答半藏的问题,一身疲惫的源氏只是单纯丢给他兄长一个肯定的眼神。在匿名聊天版和网友聊到后半夜这种事,打死他都不会告诉半藏的,不过在视线转向半藏的时候,源氏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哥,你看起来也没有睡好啊。”尽管半藏装的很精神的样子,不过眼底的青黑还是暴露了他并没有休息好的事实。“没…没有的事!”半藏又皱紧了他本就不够舒展的眉头,清了清嗓子,走到道场边上拿过两把竹刀。“你会乖乖的准时到道场还真是罕见。”在半藏把手里的竹刀递给源氏的时候,源氏看到了一丝笑容。

    「说不定你的兄长也是很想和你好好相处。」

    因为“别家的哥哥”说的话,他决定改善改善和半藏的关系——首先就是做点半藏喜欢的事情,首当其冲当然是按时训练。一大早起来挥竹刀这种事情对于源氏来说应该可以列为“世上最不可能做的事情”之一,但是他现在正在做着,还是和半藏一起,当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身体强健武术进步,而只是改善兄弟关系而已。视线中的半藏正认真无比的挥着刀,淡淡的黑眼圈慢慢被逐渐活络的热度覆盖,认真的双目正平视前方,而身旁的自己则是看着这努力的兄长。“既然决定来道场了,就专心一些。”虽然半藏的视线并没有转向自己,但毫无疑问,他发现了自己其实并不专心的事实。“因为哥哥你认真的样子很好看啊。”青年咧嘴笑着,一下一下挥着手里的竹刀,而身旁认真的人却突然停下了动作,像一台程序出错的机器一般。

    “…半藏?”

    源氏有些不解的看向停滞的兄长,明明没有过近的距离,但半藏却又被像是触碰了那个源氏恶趣味来源的开关一样,一层不来自于训练活动的异红飘在脸上。

    “不是好好来训练的就不要来,来了还给人造成困扰你不如不来!还有,我是你的兄长,不要直接叫我的名字!”

    啊,生气了。源氏收敛了笑容,半藏的声音回荡在空阔的道场内,伴随之的还有半藏极不愉快的眼神。“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哥哥就一个人练习吧,我出去了…”源氏无奈的摇摇头,随手把竹刀扔在地上,掷出了一声不快的声音。“哦对了,我今天约好和朋友出去打电动,就不回来吃饭了。是你叫我走的,到时候别又过来破坏气氛。”

    在源氏看不到的身后,半藏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狠狠地握紧了刀柄,而眼神里却复杂的不单单只有愤怒。

    “啊啊,为什么我不是独生子啊?”一群年轻人坐在拉面店的长桌周围,其中最扎眼的源氏正趴伏在桌上,手里正握着半瓶啤酒举高晃着。他从家里出来之后就打电话把一群平日里总在一起玩的朋友统统叫了出来,约好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喂喂,源氏,你被你哥教训了,也不能拿我们撒气啊…”其中一个年轻人耷拉着眉毛满脸无奈的抱怨着,“游戏厅的老板估计都要把我们列进黑名单了…”源氏眯着眼皱眉看着抱怨的友人,直起身子用握着酒瓶的手指向他的面门,“不就是打坏了一台游戏机,有什么大不了的,嗝…反正钱也赔了,他也没什么…嗝…好说的。”周围的年轻人们看着这个“众人皆醒他独醉”的岛田家二少爷,心里都嘀咕着,不知道他的哥哥又怎么惹着他了,或者说,他又怎么惹怒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岛田少主。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这帮朋友该管的事情,只不过时间不早,而源氏又醉成这样,该怎么办呢?

    “我…我可不送他回去,我还想多活几年。”几乎是被打烊的拉面店赶出来的一行人,架着醉醺醺的源氏站在空无一人的花村街头,吹着冷风,面面相觑。最后几个年轻人用猜拳的方式选出一个人打电话给岛田家让人来接他们的二少爷。

    “你好,这里是岛田宅。”

    “你…你你你…你好,那…那个我们…额…源氏他醉了,劳烦派人来接…接一下…”

    电话被挂断,打电话的年轻人仿佛经历了什么不得了的可怕事情一般,弓着腰深深叹了口气。“电话挂了,你们说…会不会有人来接啊?”尽管和源氏是好哥们,但是和黑道家族打交道这种事,如果可以,他们希望一辈子都不要碰见。

    尴尬的一群人架着源氏在空荡的街头站着,商量着如果岛田家没派人来接,那么今晚源氏该去谁家。然而还没商量出结果,就被打断了——“舍弟给你们添麻烦了。”

    穿着和服的半藏和这群五颜六色的年轻人合不到一个画面,就像他们之间的气氛一样。架着源氏的友人战战兢兢地把源氏送到半藏面前,又小心翼翼地退回来,好像在完成什么不得了的交易一般。“…那我们就先…走啦…源氏哥哥。”半藏拧着眉接过源氏,对几个青年点了点头,转身便架着源氏准备离开,但却被一个有些颤颤巍巍的声音叫住了。“那个…源氏哥哥,虽然这不关我们的事,但是源氏很在意和你的关系,多..多少也体谅一下他的心情…吧?”或是看到了半藏愈渐皱紧的眉,说话的年轻人顿时没了声音,逃也一般转过头追上了早走在前头的同伴。

    “很在意和我的关系…吗?”半藏拽了拽往下滑的源氏,仰头看着天上明晃晃的月亮,长长地叹了口气。

    宿醉让第二天醒来的源氏感觉如同置身超重力空间,脑袋重的像灌了铅似的。他撑着身子坐起,手扶在颈后咧着嘴承受着这不舒服的感觉。说到宿醉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大概就是呆呆坐在床上回忆自己喝醉之后究竟干了什么,然而他的记忆就停留在游戏厅老板气的快飞起的胡子和那快到头顶的发际线。“…最近还是不要去那家游戏厅了。”回忆了半天源氏得出了一个他觉得最好的结论。

    宿醉的青年像树懒一样爬下床,又爬上桌前的椅子,按动电脑的开关,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他要看看自己的帖子有没有新的回复,也不是,其实就只是想看看“别家的哥哥”有没有给他回复。对于本想和哥哥搞好关系结果搞砸的自己,和“别家哥哥”的经历简直就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一个能和自己一块儿抱头痛哭的人,几乎就是所有不愉快中唯一的救赎了。

    「贵安,弟弟。」

    源氏高兴的看到了期待中老派的文字,“你好啊,哥哥。”不禁默默回应着像是网络那端的人可以听见一般。

    「今天我对我的弟弟做了过分的事,说了过分的话,我真是一个糟糕的兄长。」

    “我也是个糟糕的弟弟…”

    「还被弟弟的友人教训了。」

    “哈哈…如果是半藏的话,有人敢教训他吗?真羡慕啊…别家的哥哥。”

    「但听到弟弟友人说“他很在乎和你的关系”时,我心里很高兴。」

    “啊,可恶,战友要胜利了,你可别先胜利偷跑了啊,别家的哥哥…”

    「所以之后我会更加注意弟弟的情绪,你也一样,祝好。」

    源氏看着屏幕,开始仰着头思考回复的内容,今天的天气很好,透过窗外几乎看不到什么云彩,蓝色的天似乎扫尽前夜的不快。

    「看到“战友”有胜利的希望真是又羡慕又嫉妒!(。・∀・)ノ我会努力的,你也一样,别家的哥哥。」

    敲完最后一行字,源氏后仰着躺在椅背上,脑袋里转个不停…

    “先去道个歉吧…”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