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藏」逆向螺旋 – 01

“源氏,该认真上课的时候就不要做别的。”

“嘘!我正在最紧要的关头,哥。”

半藏慢慢滤着手中的茶,斜着眼看身边的弟弟正弓着腰对着掌机一副卖力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便把注意力收回到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上。

“哥,我跟你说,我就差这一只就全图鉴了,所以这是超关键的时候……”话音还没落,身后的门被拉开了。源氏心里一凉,忙把手上的东西塞到自己身下的垫子下头,想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二少爷?您在做什么?”身后传来尖锐的带着怒意的声音,上了年纪却依旧端庄的女性站在源氏身后,刚才那些小动作尽数落进她的眼里。源氏抿了抿嘴,挂着一副悻悻的笑脸转过头去,迎上了身后的目光。“美代子,我想你大概是误会我了。”然而他的坐垫下头传来的电子音乐正尴尬地回荡在空气中。

“哥,美代子她不会真的要辞职吧?”从教室出来的俩人走在自家内院的小道上,源氏故意夸张地装出一副担心的口吻,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得意。“你以为是拜谁所赐?还有,不要直接称呼老师的名字!”

源氏看着头也不回话也懒得说一句便与自己分道扬镳的兄长,对着他的背影用力地做了个鬼脸。岛田家的二少爷向来厌恶父亲安排的各种繁重而无聊的课程,但因无法正面违抗而换了一种反抗的方式——茶道老师最后那恼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令他感到十分愉快。“在父亲找到下一个倒霉蛋老师之前,总算是不用再面对那些瓶瓶罐罐了。”他嘟囔着,一边掏出通讯器给外头的朋友发去“胜利”的消息。

花村游戏厅的热闹一如往日,几个年轻人围在二楼最新那台游戏机前哄闹着。“喂!源氏,你小子已经连输6局了,快让开快让开!”源氏皱着眉牢牢抓住游戏机的台面稳住被推搡的身体,手肘用力地拐了一下身旁推他的同伴。“别别别…最后一局,最后一局!我今天可是排除万难才跑出来的!”等待的同伴显然不买账,“别扯那些有的没的,快让开,我啊,今天可是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你还要这样对待我吗?”源氏挑了挑眉毛,抬头望向他,舌头灵活地把嘴里的棒棒糖拨到另一边。“诶?小金井,发生什么了?”

小金井重重叹了口气蹲在了地上,“我母亲要结婚了。”

“啊?那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吗?我记得你小学的时候父母就分开了吧?”源氏不解地问着,其他同伴也被话题吸引而停下了手上激烈的游戏角逐。“是这样没错,可是对方也有一个孩子。”小金井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沮丧。“最重要的是,对方带来的孩子是个男的!还比我大!这意味着我要平白多一个哥哥了啊…呜,简直太糟了。”源氏挑着眉毛看着蹲在地上的同伴,小金井喋喋不休的抱怨声仿佛从耳边穿过,愈行愈远。直到膝盖被人拐了一下,源氏才回过神来。“对了,我记得你和你哥哥也是…”源氏呆愣了一会儿,把嘴里的糖果咬碎,拍着沮丧的同伴的肩膀。“嗯,我们不是一个母亲的孩子,但不妨碍我们的感情。”他撇了撇嘴,“半藏是个很棒的哥哥,我相信你未来的哥哥也会很棒的,只不过肯定没有我哥哥那么出色。”爽朗的笑容让同伴的表情多少开朗了起来,“不过,游戏机还是不会让给你的!”小金井的脸色由暗转明但很快又因为源氏的话沉了下去,一群年轻人在哄笑中打打闹闹,被推来搡去的源氏也乐在其中。

傍晚的街道开始变得热闹,各种店铺也纷纷开始招揽客人。秋天的风在不宽的街上穿过,带来一丝凉意。源氏左右看着各式店里陈列的东西,美酒与美食的味道亦勾起了他的食欲,本想再在外头流连一阵,但想起今天自己气走了老师的事,还是早些回家比较好。

逛到自家大门口,果不其然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那里,脸上一副淡漠的表情和出现在这里的他,奇妙的违和却又让人感到这就是半藏该有的样子。“哥,等很久了吗?”源氏小跑着迎过去,脸上多少挂着些歉意。半藏垂着眼摇摇头,“该吃饭了,今天父亲不回来,回你自己房间吃吧。”说罢转身就走,却被源氏拉住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可以到你那儿吃吗?”半藏迟疑了一会儿,算是默认了,任凭源氏嬉皮笑脸地拽着自己朝后院走去。

晚饭过后,源氏随意地躺在地上,而半藏则是换了衣服在书架前头徘徊一阵,取了一本源氏并不会感兴趣的书,走到书房坐下便再没说过话。源氏杵着腮看着半藏认真的样子,脑子里闪过今天同伴的苦恼,不由得笑了笑。他已经不太记得清刚被接回岛田城时候的事情了,但是他对于和半藏初次见面的情况还记忆犹新。那时比自己高的多的半藏扔下竹刀,一脸不知所措地抱过哭得一塌糊涂的自己时,岛田城不败的樱花洒满了他的世界。说起来那时都是十分年幼的小孩,但自己却觉得半藏如此可靠。

“哥,你有没有过‘有这个弟弟真是太好了’的想法?”半藏因源氏冷不丁地发问而愣了一下,他转过头看着趴在地上不成样子的源氏,久久没有回答。失去耐心的源氏从地上爬起来,三两步走到半藏跟前,蹲在他书桌旁抬头对上半藏有些涣散的视线。“没有吗?”他贴的有些近,声音里充满了委屈,温热的鼻息扑在半藏的脸颊,让后者终于回过神。面对一脸期待的源氏,半藏淡淡地点了点头,顺手推开了黏在身边的源氏,眼神中一瞬而过的疏离被源氏捕捉,而后源氏带着些妥协的笑容转开了视线。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源氏开始渐渐读懂了半藏眼睛里的东西,或许彼此都不再是年幼无知,也多少了解了别人的情绪,懂得了在表面下藏得更深的事情,虽然他们对此都缄口不言。

“源氏,听说今天你把茶道老师气走了。”昏黄的灯光下,一位端庄美丽的中年女性轻声地说着。“我不想学那些东西。”源氏的回答让女人气得扔掉了手中拿着的橘子,站了起来。源氏的眼神随着橘子滚落到房间的角落,他不想对上母亲那双和他近乎一模一样的眼睛。“你该更认真更努力,让你父亲看到!而不是每天混日子,还总做些荒唐事!这样你以后用什么和半藏相比?”女人大声斥责着,眼神中的复杂,仿佛折射出在这偌大的岛田城中氤氲多年的情绪。“有其母必有其子?家里的事,哥哥做的比我好得多,他是我的哥哥,现在他也是你的孩子,您做为母亲,又做的好得到哪里去?”源氏的话让他的母亲浑身发抖,脸上火辣辣的痛感恐怕是母亲在盛怒之下唯一能做的表达。

从母亲那匆忙逃离,已是深夜。秋天总有很多迁徙中的鸟不分昼夜地掠过岛田城上空,源氏迎着晚风抬头望着天,黑夜中模糊的飞鸟身影一瞬间让他十分向往。看到半藏的房间灯还亮着,索性跑到半藏屋外廊下坐着,靠着透光的拉门,望着黑夜中的庭院。

背上的支撑力突然消失,他不及防地靠在了更为柔软一些的东西上。源氏抬头露出了一个心思复杂的笑,而半藏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不回去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我啊,从以前到现在都觉得有你这个哥哥真是太好了。”

“……发什么神经?快回去睡觉。”

漫长的岁月中,他选择遗忘了一些东西。

“可以在你这儿睡吗?哥哥。”

“……你自己铺被褥的话。”

或者说,他的记忆只存在他愿意记住的半藏的样子。

获得许可的源氏开心地站起,推着半藏的肩膀就往房间里去。半藏选择无视了源氏面颊上泛红的指印,没再说话,半推半就地被源氏推进屋子,任他在自己的橱柜中翻出被褥又自顾自地铺在自己床铺的旁边。

“哥,你不觉得我们家很像一个巨大的鸟笼吗?”熄了灯的房间几乎什么都浸泡在了黑暗中,源氏像是自言自语,身旁呼吸均匀的半藏似乎已经深深睡去。“在这个笼子里的每个人都变得奇怪,变得不像自己。”他揉了揉眼睛,挪动身子靠近半藏温暖的身体。“如果我能选的话,我只想当你的弟弟,就这样一直…”他把脸埋在半藏颈间,轻轻呼吸着。半藏身上淡淡的香气像是安定剂,抚平了心中的波澜,带他睡去。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