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omelo

「源藏」逆向螺旋 – 02

年幼的半藏并不懂得母亲终日哭泣的理由,她总是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一些什么,凄厉地回荡在岛田城空旷的内庭。很快地,他没再见过母亲。只是偶有一些风言风语让他渐渐明白,母亲被父亲送到了很远的地方。

他第一次见到他,是7岁年纪的时候。眉眼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孩子在一棵樱树下好奇却畏畏缩缩地看着自己,眼眶里尽是没落下的眼泪。岛田城里几乎没有孩子,或是寂寞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半藏扔下了手中的竹刀,快步跑过去抱住了那个哭唧唧的孩子,为他擦去眼里噙着的泪水。直到父亲从内院走来,唤着那个名叫“源氏”的孩子,一脸宠溺地将他抱起时,半藏似乎一瞬间明白了母亲哭泣的理由。

继续阅读

「源藏」逆向螺旋 – 01

“源氏,该认真上课的时候就不要做别的。”

“嘘!我正在最紧要的关头,哥。”

半藏慢慢滤着手中的茶,斜着眼看身边的弟弟正弓着腰对着掌机一副卖力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便把注意力收回到自己手头正在做的事上。

“哥,我跟你说,我就差这一只就全图鉴了,所以这是超关键的时候……”话音还没落,身后的门被拉开了。源氏心里一凉,忙把手上的东西塞到自己身下的垫子下头,想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继续阅读

「源藏」负罪人

Warning:包含大量个人理解 《背叛者》兄弟篇

夜晚因为低空停滞的直升机而狂风大作,但也仅是在这临时停机坪上,总的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夜晚,月朗星稀,气温舒适。金色的飘带随风扬起,它的主人又完美的结束了一件工作。他是一个普通的雇佣兵,整日穿梭于危险之中,又或是久久徘徊在拥挤的地下佣兵市场。这无疑是个高危的职业,但他别无选择。

与很多因战争而流散的人一样,他居无定所,也“丢失”了自己的身份。他换过很多名字,像是几个月前他被人叫做MINADO,而今天在结算酬劳的时候,雇主因为他完美的表现而十分愉快的叫了他的名字,“这是你应得的,RYUU,神奇的东方武士,希望下次还能合作。”然而他没有给予雇主任何期待的回答,仅只是拿过了卡片,转身消失于黑暗之中。

继续阅读

「源藏」五月

岛田城的樱花早已过了最美的花期,而这一年的夏天像是迫不及待般早早就踏上了她的旅途。“啊,不敢相信这是四月该有的天气!”门廊外的露台上,源氏脱掉了外套,拎着里头的T恤领口一个劲扇着。“明天就是五月了,不过确实是热得过分了些。”源氏热得苦着脸看向一旁的半藏,“你难道不会热吗?”他看着半藏羽织下一层又一层的,不禁咧咧嘴。“热,但是没办法啊!”他一会儿得在一旁陪着父亲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人。源氏打量了一会儿,舔了舔嘴唇,“我有个办法!”他轻巧地起身绕到半藏身后,扯掉了束着发尾的发带咬在嘴里,“噫,哥你后颈都湿了。”边说着边拢起手中柔软的长发,将它们高高束起,再拿过发带绑了个好看整齐的结。“虽然没多大作用,但多少会好些吧?”感受到微风拂过颈后的清凉,半藏惬意地闭眼点了点头。

继续阅读

「源藏」背叛者

Warning:包含大量个人理解

在离开岛田家的第三年零六个月零八天,岛田源氏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我像是个背叛者。”他如是说。尽管身旁的同伴都在竭力反驳他口中的“背叛”并无数次地将其归纳为“正义”,但他感受到的是来自内心的种种排斥。而同伴们除了怜惜与同情,似乎在劝解无效后都不约而同的缄了口。

一周前,捣毁岛田势力的任务在经历了三年之久后终于落幕,曾经盛极一时的黑道帝国迎来了末日,世界和平似乎在那时迈近了一步。岛田家曾经的小少爷毫无疑问是行动成功的关键,得益于他带来的情报以及改造后非凡的战斗能力,守望先锋才能在三年内完成这庞大的计划。“多亏了你,源氏。”“你功不可没,联合国应该授你勋章!”一周以来他接受了诸如此类的各样褒奖,大家也更加不再吝啬于赞赏这出身黑道但心系和平的青年。

继续阅读

「源藏」Ache – 下

Warning:性描写注意

“早上好啊,哥!”

随着房门哗啦地被拉开,源氏挂着元气满满的笑容出现在了半藏房间的门口。本以为半藏会是正座在茶几前喝着茶看着书什么的,没想到他却一脸警觉地坐在书桌前——手里还死死按着在刚才一瞬砰地合上的笔记本电脑。

嗯?嗯嗯嗯?这是什么情况?

灿烂的笑容僵在脸上,身体也保持着刚才一瞬的动作,他不知是近是退。半藏没有看书,半藏没有喝茶,半藏在用电脑…不,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哥刚才在他开门的一瞬把电脑合上了,猛地合上了,对吧…?铺天盖地的想象在大脑中快速凝聚,越想越觉得不妙,但是心里却又涌起一丝丝兴奋。

继续阅读

「源藏」Ache – 中

    “喂,你们说一个人被稍微亲密接触一下,就开始不自然的脸红僵硬汗毛竖起是什么情况?”游戏厅内,源氏坐在一台游戏机前,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心不在焉地朝同行的友人发问。“什么什么?你小子又去调戏哪个姑娘了?”听到源氏的发问几个青年笑呵呵的推搡打趣,而源氏的眉却皱的更紧了。“什么调戏,什么姑娘啊!我说正经的。”没好气地喝了一口可乐,顺便扔了一个嫌弃的白眼给身后的同伴,几个青年这才停止了打趣开始认真思考起源氏的发问。“如果按你说的,那就是这女孩儿喜欢你呗,这么明显,你这个花花公子还会不知道?啊,我知道了,你就是在炫耀吧?真是可恶啊!”喜欢?没有再听同伴们酸酸的抱怨,游戏机上的手指也慢了下来,直到画面显示Game Over的字样,被朋友们半推半拉的让他让开座位。

    飘到天外的思绪在被同伴猛力一推之后才回到大脑,而回神的一瞬眼前是半藏阴沉的脸。“源…源氏哥哥,我…我们先走了哈,源氏就交给你了!”青年们神色紧张的一前一后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的现场,留下气氛尴尬的兄弟俩在灯光昏暗的游戏厅里对视。

继续阅读

「源藏」Ache – 上

    经历过牙痛的困扰吗?头痛欲裂无法思考,像是有什么可恶的东西正在不断搅拌你的大脑,无休无止。而源氏现在正在经历着——因为昨日贪食的糯米团子。

    “我想你该不会那么快就忘了新年的约定?”半藏一早没好气地拉开源氏的房门,他的弟弟昨天和他约好今天去商店街采买新年用品,在这新的一年伊始,终于能清闲几天的宝贵时段,源氏“不负期望”地放了他新年的第一个鸽子。可在他掀开被子时,他的弟弟并不是平日那副无赖赖床的模样。源氏团作一团,平日舒展昂扬的眉正痛苦又没精神地皱着,额上透着一层细密的薄汗,微睁的眼睛里透着模糊的水气显得可怜巴巴,见到半藏时更甚。“呜…哥,我想我大概就要这样英年早逝了,记得照顾好我窗台上的花…”

继续阅读

「源藏」隐匿

    “哥,我今晚不回来了,拜托帮我打掩护!”

    源氏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他今夜要去约会,少年对初次恋情总是格外上心,特意好好整理了头发,甚至稍稍洒了些香水。半藏沉默着,他不喜欢源氏身上的香水味,似乎弟弟身上熟悉的味道都消失殆尽一样。如同源氏的恋爱,把他扯离了自己身边。

    然而他无法拒绝,与其让源氏赌气偷跑,不如这样来的好些。

    “明早一定要回来。”半藏点头答应了源氏的请求,同时也被弟弟感激地拥住,香水味充斥鼻腔,讽刺着心存苦楚的兄长。

    在半小时后这个感激的拥抱将会满怀爱意地拥住另一个人。

    源氏离开的时候,半藏扭过头不再看他闪着光的眼睛,那些光芒如同刺钉,顷刻之间就可以让半藏心如沐血。

继续阅读

「源藏」口红

    源氏一直在想,是什么时候,他开始透过半藏平淡的表情和眼神看到了些斑斓的东西。是那次家宴吗?半藏穿着祭祀的红衣,金线绣上的金鱼在长得拖地的衣摆上随着半藏的舞步游曳,折扇下半掩的面容被红衣衬的有些苍白寡淡,黑发顺垂,眉头微皱,眼神平静如水。源氏在一瞬间很想在那双薄唇上抹上一些红脂,那样应该会更美。但这念头转瞬即逝,尽管是像源氏这样不受拘束天马行空的孩子,对于竟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哥哥很美的这件事情,也是很愕然。他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一下,又灌了一大口多冰的水,水杯放下的时候发出了不小的声响,这让半藏在折扇后的眼睛转向了他,狠狠地瞪了一眼。

继续阅读

  • 1
  • 2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9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