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Pomelo

「源藏」逆向螺旋 – 11

源氏在父亲的强硬要求和唠叨下接受了医生的检查,结果让担心儿子的宗次郎踏踏实实地放下心来,松了口气。“这段时间就给我乖乖呆在家里,再让我发现你溜出去,打断你的腿!”躺坐在床上的源氏对着父亲的背影撇了撇嘴,宗次郎像是有所感应似的转过身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玲子妈妈那儿我也打过招呼了,再敢去柿屋我就……”

“就打断我的腿是吧?老爸,你这可是家庭暴力。”

“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绝对!不会出去了。快走吧老头子,唠唠叨叨的。”

4+

Continue reading

「源藏」Papercut

Warning:少许流血/暴力注意

“该死!”诊室外的麦克雷显得相当焦急。“难道智械中枢对这家伙也会有干扰吗?!”话没过脑子便吐了出来,突然觉察失言的他猛地捂住了嘴。面前的齐格勒皱着眉瞪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他只是接受了迫不得已的改造,他是人类,人类是不会受到智械中枢控制的,杰西。”麦克雷因为自己的失言而有些懊恼,他甩了甩头发,咳嗽了两声。

透过玻璃窗,麦克雷看到自己的队友安静的躺在那,身上插满了各种颜色的管子,一时间心里有些复杂。“那他…没事吧?”声音里有些犹豫。他从未想过自己的队友会在任务中暴走,甚至到现在自己脑海里还会闪过在废墟中,那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然后被扼住喉咙的片段,并对此感到一阵后怕又毛骨悚然。

5+

Continue reading

「源藏」Hemispila

Warning:性描写注意

他曾经肖想过他的哥哥。

想过与他耳鬓厮磨,想过亲吻他的唇。想象过他紧蹙的眉下一双略略泛红的眼,想象过在这之后把他弄得一塌糊涂。

这些画面在他脑海中来来去去,盛时几乎是每个夜晚都会在这背德的妄想中自渎。但那也都是十余年前的事了。

昏暗的房间里,源氏望着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半藏,那些遥远的回忆像是一颗颗流星坠入脑海,掀起波浪。他该是忘了的,他想。明明自己身上已是最尖端的机械义体,此时却僵硬得像是最古早的智械。他压抑着喘息,临敌时亦平稳的心脏此时跳得剧烈。在外视镜荧幕跳出异常警告时,源氏切断了检测设备,他取下面甲,轻轻放在一边。优秀的关节气囊让他的动作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弯下腰,带着疤痕的嘴唇与半藏的几乎就要贴在了一起。源氏抬眼看向兄长熟睡紧闭的眼,再向上,看到那就算睡着也不松懈的眉间,迟疑了片刻,直起身来。仿生材质的指腹轻轻覆上了因熟睡而微张的唇,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直到半藏因此眉间皱得更紧,且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源氏才似惊醒一般站了起来。

4+

Continue reading

「源藏」音乐

“停下,源氏。”

半藏皱着眉,那并不是什么享受的表情——虽然源氏正在努力地埋头苦干。

他是忍无可忍的,因为自打源氏从首尔回来,他迷上了那些奇怪的K-POP,并尤其热衷于在俩人床事时播放,打着节拍地“打桩”。

“我让你停下!混账!”

源氏停下了动作,他有些不解地望着半藏,可下颌还在随着音乐一点一点,这让半藏本就不高的兴致彻底灭了。他微微坐起身来,一脚抵着源氏的小腹,将他推了出去。斗志昂扬的源氏失去了温热的包裹,这才停下了晃动的脑袋,忙往前爬了两步,拽住要下床的兄长。

2+

Continue reading

「源藏」逆向螺旋 – 10

“喂,臭小子,看着点儿路啊!”被撞到肩膀的男人回头拉住了那个步伐不稳的身子,“道歉啊,臭小子!”可他等来的不是道歉,而是直击面门的一拳。源氏晃了晃手里的瓶子,里头的酒已经见底,他仰起头喝光了最后一口,抄起瓶子狠狠砸在了那个男人脸前头的地上。趴在地上的男人从兜里掏出通讯器,但瞬间就被源氏踢到远处的角落。他蹲下来,抓着那个男人的领子,“我说,我看起来就那么讨人厌吗?”那男人眼中尽是不理解和惊恐,“疯…疯子!”他顺势爬起推开源氏捡起自己的通讯器便踉跄着头也不回地跑走了。源氏坐在空无一人的人行道上,他咬住颤抖的下唇,将脸埋在膝盖间。星宿闪耀的天空明明没有下雨,可源氏脚下的地上却滴滴答答落下了雨滴。

通讯器的收讯音响个不停,小金井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拿过放在床头的通讯器接起来,那头响起的声音让他突然困意全无。“源氏?!”他下意识地睁大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而又紧张地捂了捂嘴。

1+

Continue reading

「源藏」逆向螺旋 – 09

宗次郎平静且威严地坐在会客厅,部下带着一个彬彬有礼的西方人走了进来。那人朝着宗次郎深鞠了一躬,开口道:“打扰了,岛田宗次郎先生,我是杰哈·拉克瓦,隶属联合国调查部队。今天是来向您询问一些情况的,万分叨扰还请您谅解。”宗次郎露出社交性的笑容走向杰哈,伸出右手,“幸会,拉克瓦先生,我会尽力配合你的调查。”

询问过后,当杰哈走出岛田城大门时,他面色凝重地回头看着门上巨大的双龙家纹,皱紧了眉头。所有已经掌握的证据全都指向这里,但此次的调查却没能有任何可以衔接上的关键,岛田家所有的产业都是“合法”的。岛田组作为数百年来盘踞于此的巨大黑道帝国,站在这样庞大的“经验”面前,守望先锋的精英特工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棘手和无力。

1+

Continue reading

「源藏」逆向螺旋 – 08

Warning:性描写注意

“说起来你也不是我真正的哥哥,不是吗?这可是你说的。”源氏钳住半藏的下颌,他错开了兄长的视线,只把目光停留在半藏微启的唇上。“我想吻你。”这次不再是问句,源氏也没想让半藏回答,他舔舐着半藏抿紧的唇,舌头在唇缝间游走。半藏看着源氏闭起的眼,心中来回拉扯的情绪让他觉得想要张口呼吸。在知道源氏可能会死的时候,原本在脑海中想过多遍的念头并没有因此带来任何愉悦感,反而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让他的思维迟钝。张开嘴的一瞬间,源氏不由分说地占据了他的口腔,舌尖仔细地掠过每一处属于半藏的地方。亲吻间,源氏的手扯开了半藏的腰带,顺着探进本就松垮的睡袍,抚摸着半藏开始升温的皮肤。源氏的吐息带着血的铁锈味,这让刚杀过人的半藏也有了欲望,他并不掩饰鲜血会带给他的兴奋感。源氏感到了半藏的回应,于是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半藏半勃起的阴茎正抵着自己的,这让源氏感到一阵口干舌燥的兴奋,他想伸手过去的时候,却被半藏拉住了。

2+

Continue reading

「源藏」逆向螺旋 – 07

源氏喘着粗气靠在一座废弃工厂的断墙后,头上裂开的伤口汩汩冒着血,已经染红了自己包扎上的布条。先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此刻愤怒地想要冲出去杀了那群人,然而事实却是自己才是被围猎的那个。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深秋的冷风刮过他的身体,让他不自觉地汗毛倒竖。湿透的身上只是空落落地披着一件西装外套,低温的空气像是有意识地往他胸口里灌,加之流了不少血让他的体温低的可怕。

在他听菅原的话走到稻田对面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只是一片废弃的旧厂,农业公司的无人机在远处的低空浮着,看起来他们的运气真的差到了头——这儿没有人。当无功而返的源氏走到半路的时候,枪声惊醒了他本还有些模糊的听觉。菅原说的没错,这只是开始。当他看到那群可恶的家伙正在对着无力反抗的菅原射击时,他掏出菅原扔给他的那把旧式手枪,然而脑海里却浮现出菅原先前的模样,于是源氏咬着牙转身又朝着那片废弃厂房跑去。可这些动静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很容易地便被对方发现,所以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1+

Continue reading

您可以訂閱我們的更新,以便第一時間收到更新通知。

Copyright © 2016-2020 Shimada-Depot, All rights reserved.